首页 > 文化 > 人文天地 > 正文

新疆人文地理丨独树一帜的刀郎农民画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8-16 16:16:12

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西南边缘,有一大块神奇而辽阔的土地,源自于喀喇昆仑山的叶尔羌河在这里穿境而过。据传说古代“多浪”部族首领米盖提带领游牧民在这里定居,遂以首领之名呼作地名,后转音为麦盖提。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现如今麦盖提既是喀什地区的粮棉大县,又是全国闻名的刀郎文化大县,这里盛产“刀郎羊”,盛跳“刀郎舞”,盛行“刀郎画”。所谓“刀郎画”即麦盖提刀郎农民画,诞生于上世纪60年代,与刀郎舞、刀郎乐队、刀郎木卡姆共同铸就了麦盖提人的“刀郎之魂”,凝聚成麦盖提刀郎文化品牌,尤以“刀郎农民画”更独树一帜。

早在上世纪60年代,我就曾从喀什市出发,经伽师、岳普湖进入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第一站即是麦盖提。当时它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沙漠边上的宝石花,戈壁滩上的生态园,刀郎人把大地当纸,胡杨当笔,叶河水当墨,绘就了西域光彩夺目的图画。上世纪80年代后期,我巧遇麦盖提县人大主任艾沙同志,并结交为朋友。那年,我的女儿小燕和艾主任的女儿古丽同时考上了国家交通部呼和浩特交通学校。于是,我与艾主任结伴护送女儿赴内蒙求学,去时经北京到呼和浩特,返程沿包头方向乘火车回疆。因买不上卧铺票,我俩就入坐硬座车厢,凭窗面对面坐着,倒挺舒适开心。我们一路上尽情地观赏沿线城市和乡村以及大自然的旖旎风光,当然也少不了畅叙人世间的趣事。艾主任的汉语说得流利,得知我是一名文艺爱好者,便与我谈起了麦盖提县文化馆有一位画家叫依明·帕托,他是怎样由一个纯粹的农民变成了一个当地的文化名人,画得一手好画,如果让他到内地看看,他会画出更多更好的图画。

回到喀什后,艾主任还邀我到他家作客,特意安排我与依明·帕托见了面。麦盖提县悠久的历史,深厚的文化底蕴,使之成为一个人才辈出的地方,也是“刀郎农民画”的发祥地,尤其代代相传的诸多民间才艺,使得西域文化更加灿烂。

进入新世纪后,我曾多次深入麦盖提县采风,慕名来到了农民画创作室,这里犹如一座艺术的殿堂,不大的房间里,挂满了农民画家的精品佳作。他们创作高原山水画,无论表现雪山草原、高山大河,还是表现农家乐,都具有明显的西域特色。牧民的帐篷、肥壮的牛羊、生活的场景,都是入画的绝好素材。作品有出神入化、活灵活现的人物画、经霜傲雪的石榴花和晶莹剔透的葡萄,其色彩斑斓、形态各异,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接着,我先睹为快地欣赏到正式出版的《麦盖提农民画集》。从画集中,可见农民画家是一手伸向传统,从传统入手,在古人的笔墨上多下工夫,努力掌握各种技法;另一手伸向生活,在生活验证、体会和感悟技法中,感受大自然的气息,寻找绘画灵感,承接自己的笔墨风格。

依明·帕托是麦盖提农民画的领军人物,他作为新疆唯一出国参展的画家,其油画《民间艺人》在法国首都巴黎举行的中国文化周活动的展览会上荣获一等奖,并被法国文化部收藏。从此,麦盖提农民画走向了世界,享誉国际。1996年,该县库木库萨尔乡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现代民间绘画之乡”。2005年,麦盖提县又被国家农业部授予“中国刀郎农民画之乡”荣誉称号。

现在,全县有近千名农民画家,既有60岁以上高龄的老农画家,也有在校的儿童画家,还有维吾尔族绣娘把农民画绣成绣品远销国内外。刀郎农民画现有近千幅,其中有数百幅在喀什、乌鲁木齐、陕西、沈阳、杭州、北京、深圳、香港等地展出,上百幅在各地受到嘉奖,近两百幅已在全疆和内地刊物上发表,甚至有些原创作品被送到法国、英国、美国去展览,麦盖提刀郎农民画荣登了巴黎国际艺术馆并被永久收藏,为国增光,为中华民族复兴添彩。

麦盖提刀郎农民画何以硕果累累,大受中外关注,成为国际文化品牌,被点赞连连?笔者纵观画廊,有目共赏,叹为观止,掩卷沉思,究其感人之处有八大艺术特点:

一、使命与担当

作为一名画家,必须肩负某种使命。换句话说,必须有一种社会责任。麦盖提刀郎农民画之所以能够经久不衰,富有生命力,走向了世界,就是因为其作品都留下了时代的烙印。刀郎人生于斯,长于斯,身居戈壁,面对沙漠,将目光锁定在社会极为关注的生态上,用绘画向我们追问着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以依明·帕托为代表的麦盖提农民画,正是紧扣了当今“人与自然和谐共存”、“可持续发展”的时代主题,将民族艺术与弃恶扬善的人道主义精神、与油画空间质感完美结合。

二、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麦盖提刀郎人从上小学开始,就非常喜欢画画。在麦盖提,随处可见废寝忘食绘画的人。

常言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麦盖提县重视举办绘画培训班,农民踊跃报名参加培训。虽说培训的时间不长,但凭借着对画画的热情和不懈的努力,在培训期间初步可以学习和掌握到绘画的基本技法。

麦盖提县农民思想解放,敢于“去极端化”,用热情与才情对待自己的爱好,从绘画中悟出平静欢愉之道,更是把这种精神寄予到绘画之中,以笔为友,继承、发扬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

近年来麦盖提农民画频频在自治区、地区、县组织的各项活动中入展并获奖。2016年喀什地区举办的“家乡美,祖国好”农民画大赛中麦盖提县农民画获得了三个一等奖、七个二等奖和为数不少的三等奖。

三、写实画法

经过一个世纪的发展,中国写实油画大器晚成。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中国写实油画终于找到自我。罗中立的《父亲》、陈丹青的《西藏组画》、何多苓的《春风已经苏醒》……一众力作成为成熟的标志。后来陈逸飞、艾轩、杨飞云、王沂东等人共同成立了“中国写实画派”。

麦盖提刀郎农民画也算得上是“写实画派”,依明·帕托是领军人物,并独树一帜。以艾尔肯·色依提、吾斯曼·阿布都热衣木、祖拉古丽·买买提、米那瓦尔·木台力甫等为代表的新生一代农民画家,他们以现实主义的手法刻画当代痕迹,在自己的作品中,将写实画法推上一个富于个性化的极致。他们的作品带给受众的视觉“真实感”比摄影还要逼真。

四、接地气

麦盖提刀郎农民画家是一支异军突起的基层画家,他们很多写实作品注重表现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用从容的技法描绘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和心灵世界,洋溢着现实生活的气息和时代精神,很接地气,受到广大观众的青睐。

五、风格鲜明

在这片广阔与粗犷的西域大地上,麦盖提刀郎农民开启了自己的艺术之路。

刀郎农民画的每一个场景,每一个细节,都是在平缓、清淡、朦胧的色彩中,让人感受到粗犷而又隐藏着的细腻。粗犷与细腻,两种风格在刀郎农民画中奇特的融合在一起,却让人产生独特的心灵感悟。其作品始终洋溢着鲜活性和生动性,始终贯穿着源于自然、天人合一的清新感和生命气息,传播着正能量。

有业内人士评价说,看麦盖提刀郎农民画,仿佛是在听一首飘然而至的悠扬的抒情曲,就在歌声传入耳膜的一瞬间,人与自然间的阻隔被融化了,心扉敞开了,歌声悄然沁入心脾,让心灵得到净化、宁静。

六、题材和表现手段

在我国,绘画市场大体分为三类:中国画、西洋画与民间绘画。西洋画包括油画、木版、铜版、素描、水彩、水粉等画种,其中油画是表现力、实用性与装饰性最强的画种。

西洋油画被引进我国仅有300多年,而广泛进入到人们的社会生活中,不过是上个世纪初叶的事。近年,油画渐渐进入寻常百姓家。改革开放后,各种风格、流派的油画创作都有了一席之地。麦盖提刀郎农民画以表现西域少数民族人物和风情题材为主,兼写葡萄、巴旦木、石榴、哈密瓜、鹰、百灵鸟等花鸟画,在形、光、色的使用上别具一格。

七、文化根脉

在农民画家看来,农村和山野都是自然的依存,传统村落中蕴藏着的丰富历史信息和文化景观,这是西域文化留下的最大遗产。于是,刀郎农民画家把创作视角放在西域广大的农村牧区,把对农村牧区的感情融入到他们的绘画中,他们想通过绘画表达的新疆,就是一种源于生命本质的东西,一种生生不息的繁衍,一种充满希望的张力。

八、意象西域的人文奇观

麦盖提刀郎人的绘画像是一个快意江湖,信马由缰,剑气外漏,意象之风跃然画面。

远古时代,西域就是人类的发祥地和栖息地,由此催生了绚丽无比的人文奇观,从岩画到壁画,再到彩陶上的彩绘,以及唐卡、雕塑、刺绣等民间艺术,西域无疑是一个异常丰富的人文艺术库,是一部伟大的绘画史或美术活化石。因此,只有用“意象”才能足以表达新疆的这种人文之美。

我认为,再优美的语言,再生动的比喻都不能描绘出新疆的全部。麦盖提刀郎人用拙朴经营自己的绘画作品,简单而又丰富,粗犷而不粗糙,让人产生无限遐想。麦盖提刀郎农民画家都有一个中国梦,就是很想把自己的作品变成一棵大树,永远呵护、守望着新疆的人文奇观。由此,麦盖提刀郎农民画家确实有一种责任担当,扎根生活,结合实际,贴近群众,创作出了一系列的精品佳作。

同时,我希望广大农民画家能有“两张画”的技能,创作出雅俗共赏的作品:一张画,阳春白雪,能登大雅之堂,经得起专家学者的评说;一张画,下里巴人,贴近生活,贴近实际,贴近群众,沿着“一带一路”,展示麦盖提刀郎人的才华,走出麦盖提、展示麦盖提,走出西域、展示新疆,走出华夏,展示中国梦。

作者简介

朱大珪,1938年出生于江西省莲花县,1955年莲花中学毕业后赴新疆喀什工作,1998年正科退休。现居家写作,自由撰稿人,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写作中心创作员、新疆喀什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迄今已发表作品达250万字,已出版著作5部,作品入选12种全国性文集,在全国获奖8次,先后进入《2010中国散文经典》和《2012中国散文经典》。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