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人文天地 > 正文

这个传教士被抓,大清官民争相为他奔走卖命

文章来源:腾讯文化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9-09 08:54:48

[摘要]自雍正以来,清廷厉行“禁教”,白多禄传教是非法行为,按律应押至澳门,遣散回国。可纸面上的规定,落入执行就千差万别。

这个传教士被抓,大清官民争相为他奔走卖命

作者|冯翊

乾隆十一年(1746年)五月,一名老外及一群中国人,搅乱了督抚们的日常。

这名老外是罗马天主教多明我会福建区主教白多禄(Pedro),18世纪早期,他和传教士费若用、华敬等人,在福建福安县发展信徒。

自雍正以来,清廷厉行“禁教”,白多禄传教是非法行为,按律应押至澳门,遣散回国。

可纸面上的规定,落入执行就千差万别。白多禄能担任天主教福建教区主教,其追随者能实现从妇孺到士绅,乃至官员的全方位覆盖,离不开基层的庇护。

尽管如此,白多禄终究引起了高级官僚的注意。福建巡抚周学健发现,福安老百姓在传教士的蛊惑下,拒遵中华礼仪,不事父母,不敬神明、天地,妇女终身不嫁,“大为风俗人心之害”。

周学健接报后,高度警觉,派人绕过福安县地方官查禁天主教、捉拿传教士,并建议皇帝全国推广。皇帝批准了建议,当年夏天,各地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禁教运动。

乾隆十二年五月,白多禄最终被斩首,另四名传教士则一年后被秘密处死,是为著名的福安教案。

|抓捕

在诸多被精心修饰的文字里,福建地方官没有向皇帝提及“福安教案”的起因。

乾隆十一年五月十二日,福建巡抚周学健提到,“福安教案”的线索,源自福宁府知府董启祚的一次例行巡查。他获悉“民间尚有无知妇女崇奉西教终身不嫁,名为守童身者”。联想当地素来“有崇奉天主教恶习”,这一“甚有关于风俗”的现象,给了周学健判定“民间私行崇奉邪教”的充分理据。

周学健秘密派人调查,官员在福安县穆洋村、溪东、溪前、桑洋、罗家港鼎头村搜出圣经、天主像、面饼、葡萄酒,以及五名传教士和一大波信徒,特别是守童身的妇女信徒,格外引人注目。

最重头的“战利品”便是“邪教夷人”,士兵在信徒家中抓住了传教士“费若用”、“德黄正国”、“施黄正国”、“华敬”,又在大街上逮捕了正在散步的天主教福建教区主教白多禄(一说在居民园子里被抓)。

这个传教士被抓,大清官民争相为他奔走卖命

“福安县”、福宁府、福州府地理位置(见红框)。

读完奏折,皇帝点了个赞:“办理甚妥。”

流畅的工作汇报,隐去了抓捕过程中的诸多曲折,比如百姓的庇护,官府的酷刑。

早在四月三十日,福宁镇官员李有用告诉周学健,老百姓会“轮流藏匿西洋夷人”于“暗室、地窖、重墙、复壁之中”,官府的“胥役”,“一闻缉拿,齐心协力群奉避匿,莫可踪迹”。传教士很得地方人心,抓捕必须早做准备。

抓捕从五月初七夜11时发动,周学健暗中派亲信标下右营守备范国卿,会同把总雷朝翰、福宁镇标左营游击罗应麟,兵分三路。当天即抓获费若用,但遭遇抵抗,雷朝翰被“男妇围拥、殴打受伤”,直到范国卿前来支援才拿下。士兵找到德黄正国、施黄正国、华敬时,他们正在居民陈从辉家的暗墙中躲避,主教白多禄被抓获前,居民郭惠人亦为他提供了庇护所。

不唯如此,中国信徒因拒绝透露主教行踪而甘愿忍受酷刑,范国卿向一名18岁的天主教女信徒,询问主教行踪,获否定回答后,“军官于是便命令再次用力地将木棒夹于那名女基督徒手指之间”,11名天主教徒被押到府衙连夜审问,严刑峻法之下,“最后第十一名女犯人被为她准备的刑具桎梏吓坏了,于是招认了她所知道的一切”,但不包括白多禄。德黄正国与施黄正国的行踪,经过连夜拷打,终由另一名女仆供出。审案官赏给了她们几片丝绸。

这个传教士被抓,大清官民争相为他奔走卖命

夹手指。

酷刑之残忍难以想象。据教会方面的文字记录,过堂完毕之后,“深夜的剩余时间,都被用于拷打”,连在场的其他审案官也看不下去,“范氏军官于此间表现得如此残暴,以至于当时在场的异教徒与知府本人也无法抑制自己泪流满面,两名审判官都不讲话了”。知府董启祚甚至指责“他以野蛮人的行为拷打无辜者”。

两名传教士入狱之后,范国卿等人仍对追捕主教一筹莫展,除了用刑,没有更多办法,给传教士甩上N个耳光似乎是家常便饭,教会方面记录下了这一切:

受害者双膝跪地,一名官吏置身于其背后,一只膝盖着地,军官又通过头发而抓住了他的头颅,然后再将头转向保持站立的另一只膝盖,从而使受害者的双颊之一呈平行状。官吏的另一名衙役手执一种酷似鞋底的刑具,系用四根皮条缝在一起,抡圆双臂而在此人面颊上抽打……仅仅抽打一下便足可以使人失去知觉……受刑人的牙齿也经常因此而被打碎在口中,头颅肿得令人惨不忍睹。

这个传教士被抓,大清官民争相为他奔走卖命

打耳光。

然而他们守口如瓶,打死也不说,兵勇们只得继续搜寻。在三名传教士被抓之后的第三天,士兵最终在居民郭惠人的园子里抓住了白多禄。但教会方面认为,白多禄是自首的:

主教从房子里走了出来,前去藏身于一片不太遥远的园林中,他在那里过夜,仅以其扇子掩面,始终处于戒备中的兵勇们不失时机地前来搜捕他,虽然他们两次从其身边经过,却未能发现他,翌日,人们……要求主教先生返回他刚离一夜的那个藏身处,但房主却断然拒绝他进入,那名勇敢的主教打定了不再藏身的主意,自己去到村庄中间抛头露面。华若亚敬神父获悉,主教是以他为榜样而自行投案的。

白多禄说,自首是准备为被捕传教士“分担忧患”,接下来的审问的确让他如愿以偿。

|拥戴

若非突然袭击和残忍的酷刑,官府想要在7天内就抓获5名传教士,并不容易,而将他们逮捕之后,以周学健为首的督抚等高级官员,仍需面对百姓、福安县地方官的纠缠。

周学健惊讶地发现,五名传教士从福安县起身押解至省里审讯之际,福安“县门聚集男妇千余人送伊等起身,或与抱头痛哭,或送给衣服银钱,或与打扇扎轿”。教会方面也看到“身后有大批羡慕他们命运的基督徒们尾随,他们都鼓励这些人要珍视圣教的荣耀。其他基督徒也都从四面八方闻风而至,以在他们经过的途中向他们奉献清凉饮料”。

这种只有青天大老爷离任时享受到的爱戴,却出现在“夷人”身上,周学健感叹“通邑士民衙役不畏王法,舍身崇奉邪教……乃竟固结不解至于如此。”“邪教”竟能让百姓不服“王法”。

这个传教士被抓,大清官民争相为他奔走卖命

今福建福安市顶头村天主教堂。

周学健便从福安县天主教发展情况寻找原因,他估计,当地教徒起码有一二千人,但这个数字仍显得相当保守。传教士华敬的一份报告显示,仅乾隆五年,福安一县的教徒就有7557人。乾隆十一年福安知县杜忠意识到,百姓“惑于西洋邪教者,十之二三”,以10万总人口计,起码在万人以上,有如此多的追随者,白多禄等人的声望之高,可想而知。

周学健更警惕的是,当地的官员、衙役竟也站在传教士这一边。德施正国被抓后,福宁府知府董启祚甚至想把他接入家中,让仆人服侍他。审讯时,福安县“书吏衙役竭力庇护,传递消息,总不能得一实供”,有一次恰好下了暴雨,“该县衙役竟将自己凉帽给与遮盖,伊自露立雨中。”知县周秉官亦对传教士抱有深深的同情,周学健参奏他“本系庸才,平日既慢无觉察,及至知府密查,镇臣察访,该令仍无见闻,始终并未据有一字禀报”。

基层已然“天主教化”,所以,周学健绕过福安县官员,派亲信会同福州将军新柱直接沉入基层拿人,审讯时又调请周边知县会审的举动,就不难理解了。

话又说回来,白多禄等人在福安县有这么好的“群众基础”,他的事又是怎么传到巡抚耳朵里去的呢?

事发相当偶然。据德黄正国记述,教案起因乃由于地方官之间的私愤。福安县知县周秉官与福宁镇标左营游击罗应麟素有矛盾,乾隆十一年初,罗应麟的一位朋友向主教白多禄的房东(天主教徒)借钱遭拒,随后便向他检举教徒窝藏传教士,以示报复。罗应麟未同周秉官商量,直接向前来福安县视察的福宁府知府董启祚报告,待他告知周学健后,几经密访,终有五月初七夜间拿人之举。

|指控

尽管教会方面声称周学健是一位“对基督教怀有成见甚至怒不可遏的人物”,但他办理教案并非一开始就如此严厉。

五月十二日上第一道折子,他向皇帝声称:“此等邪教惑民,罪在一二倡首引诱之人,其被诱入教者,皆陷于愚昧无知,妄希祸福,尚无为匪不法情事”,多数天主教徒还是安分守己的良民。

白多禄落网的半个月后,五月二十八日,周学健上第二道折子,口风趋严,依据审理情形,他认为,天主教“其存心之叵测、踪迹之诡秘、与夫从教男妇倾心归教、百折不回之情形,始灼见伊等邪教更有蛊惑悖逆之显迹,其罪有不可容于圣世者。”把教案上升到了“悖逆”“不可容于圣世”的高度。

与此结论相应的,是周学健洋洋洒洒万余字的指控:白多禄等5名传教士擅入福安县、煽动并引诱民众入教、败坏人心风俗,应处以极刑。

下面详述两项主要罪名。

1、煽动引诱民众入教。

官府发现,天主教不像佛教、道教那样传播经文、咒语、符箓、法术,吸引人过来崇奉,而是“招引一人,给予番钱一员”,利用金钱设法引诱男女老幼,“使之倾心归依其教,永为彼教中人”。更何况,这些钱还是西洋国王给的:

“西洋各国……国王专利取尽锱铢,而独于行教中国一事则不惜巨费,每年如期转运银两,给予行教人等资其费用……夫以精心计利之国,而以资财遍散于各省,意欲何为,是其阴行诡秘,实不可测也。”

周学健认为,西洋国王以金钱开道,借助传教士煽动民众入教,行其“诡秘”之计。这种说不出的“阴谋论”迅速招来无限想象空间。

“煽动”、“引诱”,这只是表象,最令官府捉摸不透的还是天主教深层的吸引力。

“西洋天主教则先以固结人心为主,其所讲授刊刻之邪说,大旨总欲使人一心唯知事奉天主,不顾父母,不避水火,自然可登天堂,一有反悔,便入地狱”,官府认识到天主教有“固结人心”的功能,抓中了要害之一,只是万万没想到,竟连读书人也中招。

这个传教士被抓,大清官民争相为他奔走卖命

清刻本《圣经》

官府看到,福安县“身为生监,从其教者,终身不拜至圣先师及关帝诸神”,譬如教徒、生员陈r“强令往拜先师,至欲责处,抵死不从”,看到白多禄被捕,竟高呼“为天主受难,致死不悔”,传教士被押往省城时,又在人群中豪言:“你们是为了上帝才受苦,死亡本身却不能动摇你们。”

该教竟能让识字的、具备儒家思想的读书人改换门庭,跟随“邪教”,周学健感叹:“以读书入学之生监归其教者,坚心背道,至于如此,是其固结人心,更不可测也。”更让他懊恼的是,白多禄甚至当庭劝说他入教:“您只能在感谢宗教真谛和追随圣教时,才能避免灾难”,后者瞬间招来二十五个耳光的重罚。

官府百思不得其解,便从入教仪式上解释这一魔力。周学健认为,男女老幼吃了面饼与酒之后,就“坚心信奉,自幼至老终身服侍”,一定是“夷人于饼酒之中暗下迷药”。当施黄正国用刑时,旁边的传教士德黄正国突然翻开经书念诵,施黄正国亦跟着念,“伊受刑夹若为不知,”一定是在经书上施加了迷之幻术。

官府还在传教士住处发现了“末药、膏药及孩骨等类”,认定这是“传教士们屠杀儿童,并从其头颅中汲取了能使女性同意最无耻性欲的过滤物”。尽管传教士反驳称这只是一种西药,且经尸检验证,骸骨并不是儿童骨,但周学健仍忽略了传教士的辩词,将“怀疑”作为邪术的“证据”上报皇帝。

最能撩动皇帝心弦的,或许是教徒家中天主帘上的“主我中邦”四个字,周学健据此认定“是其行教中国处心积虑,诚有不可问者”。结合西洋国王资助传教的嫌疑,白多禄等人已具备“谋逆”罪的嫌疑。

2、败坏人心礼俗。

这也是官府最为在意的罪名。

早在动手之前,周学健等地方官就风闻教徒不认父母,不敬神明,妇女终身不嫁、守护童身。特别是妇女守贞,竟出现在佛道之外的宗教上,“甚为风俗之患。”被派去抓人的官员李有用告诉周学健:“凡奉天主教之家,必令一女不嫁,名曰守童身,为西洋人役使,称为圣女,顿伤风化。”其中为“西洋人役使”尤令人联想,周学健怀疑传教士容留妇女“日夕同居,男女无别,难免无淫癖之事”。

可这种怀疑在审问过程中却处处碰壁。一位18岁的女信徒告诉范国卿“我保持童贞完全是出于自愿。”一名女信徒被问及“你们伺候欧罗巴人并供他们寻欢作乐者,共有几人”时,更是怒不可遏地反驳:“你们对他们行为的无耻想法已使人清楚地看到,你们对他们丝毫不了解,你们应该知道,我非常厌恶地听到了你们强加给我的有辱名誉的行为”,决绝的回应招来更残酷的拷打。

这个传教士被抓,大清官民争相为他奔走卖命

修女形象。

又在审问男教徒时,官方亦有意问起女教徒是否伺候传教士。教徒郭惠人曾被询问,女教徒向神父诉说“平生之事”时“脱了衣服么?”郭惠人回答“小的不敢去看”。

尽管没有实据,官员审问传教士德黄正国时,对于“奸淫”的怀疑仍坚如磐石:

问德黄正国:你来行教为什么要那守童贞的女子伺候呢?明有奸淫的事了,从实供来。

供:天主是圣母所生,圣母是童贞,故教中有童贞的名目,从教的人妾也不敢娶的,哪里敢有邪淫的事。若是西洋人行教,敢有这种事情,大国的人也决不肯信了。

似此等“伺候”,而今看来即是天主教修女的忏悔。但在对西教尚缺了解的古人眼里,男女之间无亲无故,竟然同居,必行邪淫,妇女终身不嫁,更有违儒家伦理。这种信念根深蒂固,乃至在审讯时,不惮运用各种酷刑,只为寻找匹配心中执念的事实:

(审判官)他们没完没了地重复这些问题,以期望能找到某种暴动叛乱的、不知廉耻的或巫术魔法的证据。首先是施方济各(中方称施黄正国)神父,其后是德勒撒(中国女教徒),都遭受了拷打,却无法从他们口中得到能够导致对他们作出有罪判决的任何口供。人们每天都可以看到传教士们从过堂处回到牢房时,脸庞面颊都因打耳光而肿胀和伤痕累累。德方济各神父皮肤肿起,整个脸部都鲜血淋淋,主教先生一共挨打九十五拳,而且也丝毫未照顾其高龄。除了打耳光之外,费若望和华若亚敬神父还挨了一通杖笞,施方济各神父被杖笞两次且遭受另外一两次脚刑。

福建官员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结论,即便在判决书里,亦没有提及奸淫之事,但这并不妨碍巡抚精心修饰预先认定的“罪名”,他向远在千里之外、依靠“奏折治国”的皇帝报告,传教士的行为导致“男女混杂,败坏风俗,其为害于人心世教者,最深且烈,不可不痛加涤除,以清邪教耳”。

于是,在道德伦理面前,疑罪从有。然而皇帝信吗?

|冷漠

皇帝出人意料地冷漠。

几乎与福安地方官员审案同时,各省亦在查禁天主教。这一全国性的查禁运动,还是由福建官员建议皇帝发起的。

按照雍正帝定下的政策,传教士需由地方官送往澳门,再强制其搭乘船只回国。

周学健并不满足于此,他认为驱逐并不能达到禁教的效果,“夷人民人皆不知儆戒,阳虽解散,而藏匿诡秘,日引日盛”,请求皇帝“明正典刑”。

这个传教士被抓,大清官民争相为他奔走卖命

威武雄壮的乾隆帝在射猎。郎世宁画。

从福建地方官的判决书来看,所谓“明正典刑”,便是:“白多禄寄信邀集华敬、德黄正国、施黄正国、费若用来闽,设堂行教,合依妄布邪言,书写张贴,煽惑人心,为首者例应拟斩立决,华敬、德黄正国、施黄正国、费若用合依为从例,应拟斩监候。”

死刑判决,显然是援用了大清律中关于“妖书”“邪术”的条例。

尽管如此,皇帝并未表现出明显的杀伐决断。

早在周学健报告抓捕详情时,皇帝仅表示“办理甚妥,知道了”,请求皇帝治以重法时,皇帝亦未立即给出意见。福建按察使司雅尔哈善建议严加治罪时,皇帝扔来一句“各省已降旨查办,此奏殊属多事”,请求判处死刑时,皇帝觉得“照律定拟,自所应当”,但也认为“未免重之过当”。

对禁教策源地的态度如此,于各省查禁行动亦不上心,皇帝似乎有意在防止事端扩大化。

直隶总督那苏图报告乾隆帝,已给予中国天主教徒戴枷示众的惩罚,乾隆帝表示:“如此办理甚可,不必过严以滋扰”,山西巡抚阿里衮查出在晋逗留的传教士,皇帝回应“若无别故,押解广东可也”,山东喀尔吉善查出传教士活动的线索,皇帝告诉他“薄惩以示警”就好,当贵州“再行访缉”教徒时,却遭来皇帝严斥:“彼非别有所图,亦何必张大其事哉!”

地方官的热脸贴到了乾隆帝的冷屁股上。

|判决

一般认为,乾隆帝极为厌恶天主教,但这又很难解释郎世宁等教徒在宫廷担任画师、钦天监职位,或许是皇帝欣赏其画技、数学以及钟表,只要他们不在宫廷、不向旗人传教,给予闲职自无不可,厌恶天主教不等于厌恶天主教徒。

具体到对福安教案的态度上,皇帝有可能是接受了郎世宁等人的求情。

据耶稣会士书简,郎世宁在福安教案期间与乾隆帝见了三次,第一次是乾隆十一年十月乾隆帝五台山巡游回京后,郎世宁趁皇帝召见他画画的机会,向皇帝诉苦:“我请求陛下可怜一次已处于绝望之中的我圣教”,皇帝回应说:“你们这些人是外国人,不懂我们的方式和习惯。朕认命了本朝的两位大臣,以便在这样的背景下照顾你们。”可见对传教士可能遭遇到的情况,皇帝已有所安排。

这个传教士被抓,大清官民争相为他奔走卖命

影视剧中的郎世宁与乾隆帝。

郎世宁在第二次接受召见时,与皇帝有了更长的谈话,乾隆帝还对另一名病危的传教士表达了关心。

而皇帝第三次召见郎世宁时,恰是死刑复核之际,乾隆帝只批准了主教白多禄的死刑,其他四人“停其勾决,仍行牢固监禁”,并无判处死刑之意。

可以说,乾隆帝的冷回应,固然有引发不必要“滋扰”的担忧,也有给他喜爱的郎世宁们面子的考虑。这也可以看做是宫廷传教士影响力的一个胜利,教会方面曾激动地宣称:“类似交谈均是上帝的天意为了宗教的胜利和归化人心而安排的幸福时刻……这一奇迹将会影响很大,但它更可以与能随心所欲地操纵国王们心灵之奇迹的最高仁慈相匹配”。

乾隆十二年四月之前,死的只是白多禄一人。临刑前,他被描述成一副以身殉教的圣徒,他抱着“我将在天国成为该帝国的保护人”的信念走向刑场,他面带微笑地转向刽子手:“我的朋友!我将升天了!啊!我希望你能随我前去”,刽子手回答完“我衷心希望前去”之后,就“左手一刀把主教斩首”。

教会方面原以为余下的四名传教士能善终,然最终未能逃过处死这一劫。迫使皇帝态度大变的因素,恰恰是教会。

这个传教士被抓,大清官民争相为他奔走卖命

西人绘制的白多禄行刑图。

|谁的胜利

白多禄被处死后,教会格外在意。乾隆十二年十月,西班牙天主教徒船长曾赠送厚礼请求闽浙总督喀尔吉善释放在押四名传教士回到菲律宾,并重金贿赂厦门地方官,“询及天主教内被诛之白多禄,欲将骨殖讨回”,福建地方官将这一敏感信息报告乾隆帝,并再次请求处决传教士,皇帝亦有所警觉。乾隆十三年三月,乾隆帝发布上谕称:

尔等原为贸易而来,不应询问及此,明白晓示,使其不敢妄生浮论,至天主邪教,传自外番。煽惑愚民,所在多有。今虽少加惩创,不可不留心防范,即如案内白多禄被诛一节,乃系内地情事,吕宋远隔重洋,何以得知。看此情形,显有内地民人,为之传递信息……闽省为海疆要地,嗣后一切外番来往之处,俱应加意查察。毋得任其透漏。

皇帝担忧“教案”影响国家安全,特别是“内地民人,为之传递信息”一节,更格外敏感,便密令福州将军将四名在押传教士秘密处死,那是乾隆十三年九月。

经过两年多的讨价还价,利用“诡秘不可测”的幽灵,官僚似乎已让皇帝接收了奏折上的恫吓:

天主教不动声色,使人自然乐趋,以致固结不解……福安一县,不过西洋五人潜匿其中,为时未几,遂能使大小男妇数千人坚意信从……假令准此以推,闽省六十余州县,不过二三百西洋人,即可使无不从其夷教矣。

操纵皇帝,官僚最终收获了自己的胜利。

参考文献:

《清高宗实录》、《清中前期西洋天主教在华活动档案史料》第一册、《耶稣会士中国书简集·中国回忆录》、《欧洲所藏雍正乾隆朝天主教文献汇编》、郭卫东《中国官府与西方教会:1746年福安教案再研究》、罗兰桂硕士论文《清朝前期天主教在中国的传播及清政府对天主教的政策》。

本文转自“清史观”微信公众号,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这个传教士被抓,大清官民争相为他奔走卖命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新闻热点

2016-07-19 13:02:28
2016-07-23 09:38:13

新闻爆料

图片精选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