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人文天地 > 正文

“保卫自由的伟大著作,就我迄今所知,只有两本”

文章来源:腾讯文化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9-08 09:10:51

[摘要]殷海光,台湾自由主义开山人物,林毓生,自由主义思想家哈耶克的高徒。今天推送二人往来书信两封,看看当他们谈论自由的时候都在谈论什么。

“保卫自由的伟大著作,就我迄今所知,只有两本”

题图:哈耶克

林毓生致殷海光

海光我师:

您在三月二十八日的信收到了。一书因校区附近的书店没有,所以没能立刻买来寄上;不过前几天学校的Press已把它送到,当即与我买来送您的海耶克先生的近著Constitution of Liberty(注:《自由宪章》)一起挂号投邮了,大概一个月之内,您可以收到。

海氏这本大著,是他毕生研究自由主义的精华,正如他所说,是一部“comprehensive restatement, of the philosophy of freedom”;立论之谨严,思想之周密,包罗之广博,与辨析之有力,恐怕自洛克以来无任何人能出其右。海氏在西方自由思想史的地位自《到奴役之路》建立基础,至此书之出版,似有前越古人,后无来者之势。我刚来芝大苦读这本书的时候,就觉得他一气呵成的argument逼人得很,读完以后,觉得观念为之有系统地清理了一遍,脑筋自然地产生了一个working frame of reference,自此以后应用自如。回头读Locke, Hume, Acton, Mill, Tocqueville时,反而觉得他们一鳞半爪,虽然各有所见,但所见者似乎没有不被海耶克吸收消化用现代语言重新有系统地报告过的。

这本书自然不是万无一失的“圣经”,尤其是在Part III,谈到应用在现代国家的实际问题时,许多来自其他intellectual tradition的人便很难follow下去;但controversial自controversial,其价值可由已退休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Lord Robbins在(1961)对该书评论的几句话中表示出来。

我想您一定非常喜欢读这本书,在首页并特地请海氏签了字,做一个纪念。海氏已六十有二,明年可能应德国某大学之聘去德讲学,因为芝大规定六十五岁必须退休,他不愿到那个时候走,这个滑稽的制度早使得老Knight先生英雄无用武之地了。许多人越老越糊涂,但有些人到六十几岁正是思想学业最成熟的阶段,怎可一概而论呢?芝大几位大教授正设法使校方破例,留请海氏继续执教,不知有何希望?我私心希望至少他再留一年,下一学年我可集中精神跟他弄历史与社会科学的方法和它们相互的关系,否则便很难找到最理想的导师了。

海外读书,毫无慰藉,快乐时无人与你分享,苦恼时无人与你分担,凄清孤独的感觉自然是难免的。我在这里一个谈得来的朋友也没有,偶然到郭子加家里坐坐,也实在没有什么可谈的,王正路先生也有时来玩,但彼此也只能呆坐着而已。跟系中外国同学倒有些来往,但他们外国人感情很薄,虽谈得来,却不能深交。

好在要读的书很多,闹情绪最多也不过一两小时,以后便又得振作精神苦读了。

敬请

教安

学生 毓生 敬上

一九六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晨四时

“保卫自由的伟大著作,就我迄今所知,只有两本”

殷海光及其妻女

殷海光致林毓生

毓生老弟:

两封信先后收到,两本书也收到了。

同你写信是我最高的享受,读你的信尤其是像在这沙漠中孤独的旅人看到绿洲般的欢愉。当我收到你寄的书包,打开时,一阵一阵洋书的香味,扑鼻而来。嘿!老弟,这种光景所给予这穷书生的快乐,你是不难想象得到的吧!

好像,我给你现在写的信,写到这里,要停止也够了。再往下写,真不知从哪里说起!

咱们先谈海耶克先生的书吧!至少,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保卫自由的伟大著作,就我迄今所知,只有两本。第一本是众所周知的K. 波柏尔先生所著。这本书是从思想史着手俯冲而下来解析地保卫自由。第二本我看就要数海耶克先生这部大作了。显然得很,海耶克先生是being semantically enlightened。这部大著,一开局就不同凡响:气象笼罩着整个自由世界的存亡,思域概括着整个自由制度的经纬。不仅此也,海耶克先生不仅能作此大幅度的开展,而且能将他所立原则,具体地引用于一些紧要的个别问题。这是一般思想家所望尘莫及的地方。论其为学,书中footnotes,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附注之多,简直逼得人透不过气来。我把查附注叫作“盘底子”。我把书后的老底子一盘,发觉海耶克为学之深切,实在少有。海耶克先生读书数量之多倒不怎么打紧,最难得的是他读的书种类复杂。他对于哲学一行,也保持着最新的接触。海耶克先生为学如此,难怪这样受到芝大尊重。现在我们家里,连六岁的Abby都知道他的大名。Abby近来常伸出大拇指问我:“Hayek是美国第一流的教授,是不是?”我要细嚼此书。自恨无缘作他的及门弟子。你真是幸运哩!假若还来得及的话,请你代我致谢他的签字并致敬意。我想,在港台一带,我即令不是唯一能了解他在political theory方面的人,也是极少数的人之一。

毓生老弟!我不是老早说过,你是我的小天窗之一!(在哲学方面,有业宏他们。)几乎你每次的来信,不仅给予我以学术方面的information,而且给予我以新的刺激,新的提示。尤其当着说到彼此的见解不谋而合之处,真使我欣慰,并且提高了自信力。所以,你每次来信,我总是读阅不下三次,希望每一次从里面发掘一点新的玩意。同时,抱着“美味不可独食”的心情,尽可能地把你的信给来访的青年友好阅读,让他们也好分享一点新的刺激。毓生!你是从台湾出口的人。你会知道新的刺激在这里是多么缺乏。前些时吴章诠来访,我就把你的信给他看,他很欣赏你。我觉得朋友们互相欣赏长处,无论怎样都是desirable的。虽然是初次正式晤谈,他能当面把过去对我不满之处直直说出,这比backbiting岂不高出万倍!他的心灵很mature,不固执,而且非常正直,非常sincere。这样的青年,在此时此地,已经是凤毛麟角了。

我们该讨论的东西多着哩!纸上谈起来,实在挂一漏万,太不过瘾。毓生!你来信说:“海外读书,毫无慰藉。快乐时无人与你分享,苦恼时无人与你分担。凄清孤独的感觉自然是难免的。我在这里几乎一个谈得来的朋友也没有……”此情此景,我完全能够体味。白屋诗人说:“千钟驷马非所欲,得一知己万事足。”咳!真正谈得来的朋友,是多么重要啊!我幻想着,咱们如能于工作之余,漫步于树荫之下,眺望于五湖之畔,谈学论理,那么这种凄苦清寂的况味就可减少多了。

越写越多了,以后再谈吧!

祝你

进步

海光

一九六二年六月

内人和Abby致意。

“保卫自由的伟大著作,就我迄今所知,只有两本”

《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本书收录殷海光、林毓生的通信六十余封,以及林毓生纪念先师、追忆求学历程的四篇文章。殷、林二人的通信起自一九五七年,终于一九六九年殷海光去世,其中大多数信件为林毓生赴美求学后所写。两人在这些跨越大洲的信件中无所不谈,从留学琐事到家庭碎务,从推荐书单到讨论重要学术问题……一个时代的思想线索隐隐可见。时移世易,但师生情谊从未改变,其中蕴含的现代理性和道德自觉令人动容。(文/殷海光 林毓生)

转自“三辉图书”微信公众号(ibihui),腾讯文化合作媒体,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保卫自由的伟大著作,就我迄今所知,只有两本”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新闻热点

2016-07-19 13:02:28
2016-07-23 09:38:13

新闻爆料

图片精选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