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人文天地 > 正文

入元僧雪村友梅:走遍半个中国的日本留学僧

文章来源:腾讯文化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9-08 09:10:32

[摘要]雪村友梅,可以说是入元僧的一位代表人物,其足迹几乎遍布半个中国。日本学者今谷明也曾专门写过一本书《元朝·中国渡航记:留学僧雪村友梅的坎坷命运》来介绍他的经历。

相对于日本和宋朝的友好交流,日本和元朝之间的交流较少为一般人所知。尽管如此,很多人却知道元世祖忽必烈于1274年和1281年曾两次进攻日本。但日元交流并未因此沉寂下来,反而达到了空前的高度。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入元僧的在华活动。

因为华北华南的统一,入元僧的活动大大超过了入宋僧的范围。整个南宋期间,入宋修学的禅僧律僧几乎都在江浙一带活动。禅宗五山以及天台山是他们主要的目的地。而入元僧除了在江南地区参学之外,也奔走于长江中游,甚至北上华北地区,进入当时的京城大都(北京)。

雪村友梅,可以说是入元僧的一位代表人物,其足迹几乎遍布半个中国。他的生平基本被记录在《雪村大和尚行道记》中,日本学者今谷明也曾专门写过一本书《元朝·中国渡航记:留学僧雪村友梅的坎坷命运》来介绍他的经历。

大都之行与牢狱之灾

雪村友梅是浙江僧人一山一宁的弟子。一山一宁原本是普陀山宝陀寺(今普济寺)的住持,在元成宗时突然被委任为国信使,搭乘商船东渡日本。抵达日本后,一山一宁的外交任务虽然未能完成,但他很快被镰仓幕府任命为建长寺的住持。当时日本与元朝仍然处于敌对的状态,日元间往来一度断绝(后来很快恢复),使得镰仓禅林出现了“海外人才”匮乏的状况。因此一山一宁一到,就使得日本禅宗诸寺为之振奋。几乎是全国各地的禅僧蜂拥而至,投入一山一宁门下,雪村友梅就是其中之一。

入元僧雪村友梅:走遍半个中国的日本留学僧

普陀山普济寺

1307年,年仅十八岁的雪村友梅搭乘商船在宁波(庆元,以下一律使用当代地名)登陆,之后来到湖州道场山,在一山一宁的同门叔平隆和尚(中间一字不详)门下受其照顾。雪村友梅并未在道场山停留多久,而是北上巡礼,直奔大都而去。

当时到过大都的日本僧并非雪村友梅一人。更早一辈的东洲至道曾经在大都大觉寺做住持,并且仍与日本有书信往来。而后又有古源邵元到大都,居水月庵。当时的大都寺院众多,包括藏传佛教、慈恩宗、华严宗、禅宗在内,佛教十分繁盛。

雪村友梅在大都观光之后南下前往嵩山,途中宿赵州柏林寺。嵩山是禅宗祖庭,后来的古源邵元也曾做过嵩山少林寺首座。而柏林寺则是唐代著名的禅僧赵州从谂和尚的寺院,可以说雪村友梅非常有计划地巡礼了华北的禅宗祖迹。

在华北的两年行脚结束之后,雪村友梅回到了湖州道场山,继续在叔平和尚门下,司职藏主(图书管理员),然而这时候才是雪村友梅颠沛流离的开始。两次远征日本之后,元朝加强了海防戒备,禁止日本商人入城(但并未禁止贸易)。而后发生了“至大(年号)倭寇”事件。除入城禁止和高于其他海外客商的苛刻税率之外,事件的直接起因是官吏从中侵吞牟利,引发日本商人的不满,在城内放火,致使包括浙东道都元帅府、玄妙观等都被烧毁。

这件事情的发生给身在中国各地的日本留学僧们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当时宁波天童寺的日本留学僧龙山德见就惨遭逮捕,押送大都,后安置于洛阳白马寺,同为留学僧的嵩山居中被迫回国。身在湖州的雪村友梅也受到波及,不幸被以“间谍”的罪名抓进监狱。

入元僧雪村友梅:走遍半个中国的日本留学僧

湖州道场山

叔平和尚不遗余力地试图救出雪村友梅,却受到连累,遭到严刑拷打,不幸惨死狱中。当时雪村友梅一样遭受拷问。据《雪村大和尚行道记》记载说,当元朝的狱吏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时,雪村友梅用标准的汉语吟出了昔日从浙江东渡日本的无学祖元的《临刀偈》:“乾坤无地卓孤筇,喜得人空法亦空。珍重大元三尺剑,电光影里斩春风。”引得狱吏惊叹。

根据无学祖元的传记,无学祖元当初就是在元兵的刀口下吟出此偈。雪村友梅此时引用它,是与无学祖元相似的状况,没有听说过这个偈子的元朝人以为其是雪村友梅所作。最终,雪村友梅得以免于死刑,被流放到京兆府(今西安)郊外的翠微寺软禁起来,此时是1313年——这也是与前面提到的龙山德见一样的待遇。

日本人的首次四川之旅

西安是自唐代以来日本留学僧梦寐以求的圣地,但并不是每个留学僧都有资格进入当时的都城长安。后来真言宗的开创者空海在长安青龙寺传密教回国,之后的天台宗圆仁也同样在长安学习密教。在元代,长安已经不再是都城,但仍然有着诸多寺院,也是中国佛教诸多宗派的祖庭所在地。

祖庭在元代也受到相当的重视,譬如玄奘塔所在的兴教寺,也被复兴起来。雪村友梅所在的翠微寺是终南山下的寺院,原址曾是唐代的翠微宫。雪村友梅虽然是软禁之身,但是却能在寺中学习,他也留下了不少以唐朝为题材的怀古诗。

入元僧雪村友梅:走遍半个中国的日本留学僧

雪村友梅坐像

在西安度过三年后,雪村友梅又被再次流放,这次的安置地是成都。雪村友梅翻越秦岭,沿着蜀道,经过艰苦的行路后终于到达成都。事实上正如诸多入蜀者一样,雪村友梅在成都几乎度过了他在中国最好的一段时光。

雪村友梅是第一个到达四川的日本人,但是四川对于日本禅僧而言并不陌生。当时在江南禅林中有着大量四川人,而公案当中登场的祖师更有不少都是四川人,四川可以说是禅宗的重镇。南宋时东渡日本、为镰仓禅宗创始人的兰溪道隆、兀庵普宁也是四川人。蜀地的风景不仅在书本上,或许雪村友梅在日本时就曾亲耳听到过。

在成都的雪村友梅投入到经史子集的学习之中,也与当地文人士大夫交友,学问进步很快。他在成都有着较多的自由,经常登山访友,并在中国结识了很多僧俗朋友。他也像今天的游客一样参访了杜甫草堂等“知名景点”。雪村友梅对四川的感情是很深的,因此他的文集也取名为《岷峨集》,“岷”是岷山,“峨”是峨眉山。

直到1326年,雪村友梅终于得到朝廷的赦免,恢复了自由之身。他于是告别“锦里诸友”,南下名山的汉嘉县,并经过乐山、宜宾、泸州,可能参观了乐山大佛,甚至不排除登上过峨眉山的可能。之后来到重庆,时值盛夏,他还留下了关于重庆酷热难耐的诗句。

雪村友梅在重庆登船,通过长江三峡,在这年的秋天到达武汉。次年他登顶南岳衡山,游览洞庭湖,登上黄鹤楼,又去了庐山,目睹庐山瀑布,并在庐山东林寺短暂停留。随后他又去了金陵(南京),在那里拜访了江南知名的禅僧古林清茂——这位浙江人门下有着好几位日本留学僧。元代作为留学僧风潮达到顶峰的时代,包括古林清茂、中峰明本这样的“名导师”门下基本上都有大量的留学僧。

重返江南

离开南京之后,雪村友梅前往道场山,途中游览了镇江的名胜金山和焦山。道场山是他的伤心地,当年他在这里被诬为间谍,身陷囹圄。但是有一件事是他必须要做的,就是前去悼念当初为救他而死的叔平和尚。他找来画工,为叔平和尚画了一幅画像,并求杭州净慈寺住持题赞,供养叔平和尚。

1328年,雪村友梅又被元文宗皇帝任命为翠微寺住持,并赐号“宝觉真空禅师”。宋元时,朝廷向僧人赐师号是一种礼遇,虽然有时也可以用钱买到。师号因字数不等(比如二字、四字、六字)显示的朝廷重视的等级也不同。四字师号是一种较高的等级,雪村友梅的老师一山一宁在作为使节东渡时,也专门被授予“妙慈弘济大师”的师号。最终雪村友梅决定归国,并于1329年在福州出航,终于回到日本。

入元僧雪村友梅:走遍半个中国的日本留学僧

南禅寺

雪村友梅是否在被任命为住持之后前去翠微寺赴任我们不得而知,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在元朝担任住持的日本留学僧。元代日本留学僧在中国担任住持,也反映出元代渡海的日本留学僧数量之多,禅学素养超过前代。当然这与日本国内禅宗的发展密不可分,几乎是在入元僧风潮的同时,尤其是元末战乱中东渡日本的中国僧人数量同样众多。

尽管我们知道元朝曾与日本两次交战,但是很快日元贸易就达到了空前的高度(参见榎本涉访谈《元代是中日贸易的顶峰》)。而日本当权者也对元朝表示了不小的兴趣,日本学者原田正俊称,元代编纂的《敕修百丈清规》在日本的流行,就是一个显著的例子。

日本的后醍醐天皇看到元朝的僧侣身着黄色僧衣,便也想把日本禅僧的僧衣统一成“大陆标准”,后来遭到日本僧人的反对,这才作罢。又如元代曾把南京的龙翔集庆寺专门列在禅宗五山之上,这一称号也被明代所继承。于是后来到了室町时代,日本也把京都南禅寺列为“五山之上”。

元代对日本的影响之大,绝对不容忽视。(文/康昊)

转自澎湃新闻:http://www.thepaper.cn/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新闻热点

2016-07-19 13:02:28
2016-07-23 09:38:13

新闻爆料

图片精选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