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人文天地 > 正文

孩子们在寻找怀特写过的那个农场

文章来源:腾讯文化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9-06 08:56:56

[摘要]孩子们在寻找他们心中的那个农场。而怀特的童话就是他的生活。怀特对世间的一切保持“面对复杂,保持欢喜”的态度,他的文字让我们如此喜欢。

8月我读的书,是女儿推荐的。6月我推荐给她的书,她的小伙伴都在读。E.B.怀特的三本童话《精灵鼠小弟》《夏洛的网》《吹小号的天鹅》,是这群二年级孩子新近最爱讨论的。

孩子们在寻找怀特写过的那个农场

怀特经典童话,图片来源网络。

不久前的夏季旅行,女儿把《吹小号的天鹅》塞进我的旅行箱。你不是最喜欢怀特吗?连他的童话都没读过,怎么叫喜欢?于是某个傍晚,在爸爸们都带娃出去探险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乌兰布统草原静谧的湖边,看怀特这本《吹小号的天鹅》。人通常在三个年龄段更可能去读童书:一是自己小时候,二是当了父母时,三是人到老年。现在,我显然正处于第二个阶段,也突然特别愿意去读童书。

《吹小号的天鹅》写的是因叫声嘹亮而被称为“吹号天鹅”的一种野天鹅的故事。小天鹅路易斯生下来就是一只哑天鹅。名为吹号天鹅却发不出声音,麻烦就大了。等有一天遇到心爱的天鹅小姐,也无法像其他天鹅那样用洪亮的声音求爱。

天鹅爸爸慎重地和儿子约谈了一次,在确定路易斯的确不能发声之后,告诉它,在你这种岁数,不能说话甚至还可能有点儿好处呢,这样就迫使你去很好地听人家说话。“世界上只管喋喋不休地自己说话的人太多了,肯听人家说话的人却难得找到。”

有一天路易斯消失了,回来后脖子上挂着石板和石笔,原来它找到朋友帮忙,去学校学会了读写。可是其他天鹅并不会读写。当它鼓起勇气给天鹅小姐写下“你好”来打招呼,天鹅小姐却转身飞走了。这回轮到爸爸着急了。他去乐器商店给路易斯偷了一把小号。从此,路易斯有了一把小号,代替它的嗓音。

故事还很长,讲路易斯如何挣钱,如何把自己变成一位演奏家,在游船上演奏,后来又被高薪聘请到费城夜总会,挣到了一大笔钱,还清了爸爸偷乐器商店的小号钱,也历尽艰辛赢得了心爱的姑娘。

这本童话的节奏很慢,娓娓道来。以至于8岁的女儿刚读这个故事的时候说过:我还以为这是一本烂书呢。

我问一本烂书的标准是什么。她很直接地说:读了好久,主角都还没有出场啊。都20几页了天鹅路易斯还没有出现……不过读下来才发现,原来是一本好书呢。

我当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怀特在为儿童写作的时候从不换挡。《巴黎评论·作家访谈》中,当有人问怀特,写像《夏洛的网》和《精灵鼠小弟》这样的儿童故事需要换挡变位吗?你的写作有没有针对某个特定年龄的读者?

怀特回答:任何人如果在为儿童写作的时候换挡,那么他很有可能最后会弄断档杆。你应该往深里写,而不是往浅里写。孩子们的要求是很高的。他们是地球上最认真、最好奇、最热情、最有观察力、最敏感、最灵敏,且一般说来最容易相处的读者。

所以,小姑娘并没有被怀特漫长的开篇难住。她很快发现这是一本好书,于是推荐给她的小伙伴。现在,他们都被怀特所吸引。语文老师说,我也没看过《吹小号的天鹅》,我们都知道《夏洛的网》。

孩子们可能还不知道,怀特是20世纪最伟大的美国随笔作家,在他27岁的时候就与《纽约客》杂志长期合作,担任特约编辑和作者。作为《纽约客》的主要撰稿人,奠定了影响深远的“《纽约客》文风”。

在世界儿童文学史中如此有名的怀特,其实一生只写过三部童话。《吹小号的天鹅》是最后一部。怀特对这种天鹅感兴趣,是因为1965年《纽约时报》报道费城动物园一对稀有的吹号天鹅养了五只小天鹅,还刊登了照片。怀特于是写信给费城老朋友,说他真想到费城看看,并托他代拍那些天鹅的照片并加以观察。后来他又要来费城一二十年来抒情流行音乐的资料。于是,这部作品就诞生了

在怀特去世两周后出版的一期《纽约客》上,他的继子罗杰·安戈尔在杂志的“城中闲谈”栏目里写了两个十几岁的孩子拜访怀特农场的故事。那天,病中的怀特没有接待他们,但欢迎他们的是童话故事的现场:几大家子矮脚母鸡和小鸡在草坪上东奔西跑,胖嘟嘟的狗在尽职地摇着尾巴,还有鹅群沿着牧场小道吵吵嚷嚷。那个以前是猪圈的地方,就是小猪威尔伯出生的地方;走廊里是夏洛织网的地方。

如果怀特在孩子们探访的农场里劳作,应该是这样的画面吧:他正在给鸡搭一个窝棚,忙得连擦汗喝水的时间都没有,或者嘴里唠唠叨叨,“如果你没有把事情准备好,就会有一大堆麻烦等着你。”说的是如何孵化小鸡。他认真地给农场里所有的装备列一张清单,好让自己心中有数。

孩子们在寻找他们心中的那个农场。而怀特的童话就是他的生活。怀特对世间的一切保持“面对复杂,保持欢喜”的态度,他的文字让我们如此喜欢。

我从《最美的决定》认识怀特。在女儿8岁的时候, 把怀特的作品推荐给她。读完《吹小号的天鹅》之后,她天天说,我什么时候能读你书柜里的那些怀特。就《从街角数起的第二棵树》吧,我喜欢这个。

好吧。在她惦记我的书柜的时候,我可能也需要去读一下她的书单。与三四岁的孩子相比,8岁的孩子显然长于讨论和发现,他们会对书里的问题提出质疑和思考,他们也乐得推翻自己,推翻作者。不管作家们的名头有多大。他们还可能提出很多问题,让你跟着他们一起思考。

她把书里某一页“路易斯说”中的“说”圈了出来,批评作者(或是译者):路易斯怎么能“说”呢?它是哑的啊,应该是“写”。

哦,这是一个漏洞。

很快,她又有新问题了:前言和后记是做什么的?我怎么觉得一点用都没有啊!(文/郭韶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新闻热点

2016-07-19 13:02:28
2016-07-23 09:38:13

新闻爆料

图片精选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