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亲历川航27分钟生死线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5-17 09:10:38

 

▷遇险的川航3U8633,驾驶舱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

原标题:亲历川航27分钟生死线|

记者/佟晓宇、曹慧茹 谭陈佳、张雅丽、文露漪、周茹霜

5月14日早上,川航3U8633飞行过程中前风挡玻璃破裂,惊魂27分钟后,飞机成功备降成都双流机场。这是一次史诗级的备降。带领所有乘客化险为夷的机长刘传建,被誉为“中国版萨利机长”。

北青深一度(ID:bqshenyidu)联系上这趟航班上的四名乘客,他们讲述了亲历的惊心动魄的27分钟。

川航3U8633原定上午10点12分抵达拉萨。

按照计划,从事医药行业的樊爱华落地后,将出现在拉萨的某间办公楼里与合作伙伴会面。樊爱华经常飞往各地出差,这次选择川航是个偶然。这一天,重庆的天气晴好,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起飞前的3U8633看上去是正常的。

同一时间,周建强和女友王倩也登上了3U8633,按计划,飞机到达后,这对热爱旅行的情侣有大半天的时间在拉萨的大街上逛。

王倩一直想去纳木错,那里的星空吸引着她——月亮又大又圆,星星忽明忽暗。两人提前一个月就订好来回的机票,周建强认为这是到拉萨最安全的方式。王倩有点恐高,她特意选了不靠窗的座位。

对周诗鲤来说,这架航班原本不在自己的计划之内。此前,他定好了周日下午的机票,因为跑错航站楼,不得不临时改签到第二天一早。周诗鲤后来才知道,这次改签让他和致命的危险打了个照面。

24岁,周诗鲤已经在广州做了3年的电子产品销售,从前年开始,他负责西藏区域的工作。从广州飞往拉萨的航班要在重庆中转,这次可能刚好第10次,也可能更多,他不刻意记这些。

樊爱华顺着走道,来到他位于左边第六排的位置。座位靠前,视野宽阔,“可以直接看到驾驶舱”。

早上6点26分,比预定时间延迟了21分钟,飞机起飞。

坐下不久,空姐开始发放早餐。位置靠前,樊爱华先拿到早餐。他吃了两口稀饭,打开餐盒,里面是新鲜的面包和水果。

周诗鲤的座位是12E,恰好可以看到机翼后方。由于前一天刚错过一次飞机,凌晨4点就起床了。空姐过来询问是否吃饭,还在补觉的他睡眼朦胧,没有食欲,马马虎虎喝了几口粥,就打算收起餐盒。

周诗鲤放在餐盒上的手还未收回,飞机顶部传来“轰”的一声巨响。

▷飞机剧烈颠簸后,过道上落满了餐盒

飞机开始剧烈颠簸,紧接着急速下坠,还在过道上分发飞机餐的空姐,跌倒在过道上。地上满是被打翻的餐盒,餐具和小型行李在机舱内开始乱飞。

右侧乘客的粥飞溅起来,洒在王倩的安全带上。她顾不上清理。周诗鲤没喝完的粥也洒了身旁的乘客一身。

空姐侧身摔倒在地,在过道旁乘客的帮助下,她慢慢爬起来,找就近的空位坐下,开始安抚大家的情绪。“相信我们,我们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我们可以安全地把您送到目的地。”

周诗鲤一瞬间睡意全无,他担心自己可能遇到了大麻烦。

两三秒后,氧气面罩从座位上方弹了出来。担心女友害怕,周建强马上侧过身,单手抱住坐在左边的王倩,轻声安慰“有我在”。

氧气面罩一掉下来樊爱华赶紧戴上,转头看见自己右手边的两个乘客看着掉落的氧气面罩手足无措。“看见他们没带上我就使劲大声的吼,快把面罩戴上”,樊爱华扯开嗓子,语速极快的吼了三遍,但是巨大的噪音几乎吞噬掉他的声音。

樊爱华拿掉自己的氧气面罩,又一步步戴上,给旁边的乘客做了示范。“但还是不会戴,我就亲自动手给他戴上了”。

周诗鲤第一次见到氧气面罩,机械地按照空姐的指挥把氧气面罩戴上,面罩的鼻翼部分有两个吸带,拉了一下氧气开始出来。

快速的下降让周建强的耳朵开始剧烈疼痛,但周建强的注意力始终在王倩身上。他想了想能聊的话题,想转移一下王倩的注意力。但一转身,正对上王倩看过来的眼睛,“很坚定,冷静”。

飞机急速下坠,强烈的颠簸和驾驶舱突然失压,强大的风力使驾驶舱的门自动打开。樊爱华看着机舱门被乘务员关上,驾驶舱的门反复开关了两三次。

随着驾驶舱门的开关,樊爱华感到有凉风灌进来,阳光透过舱门照进客舱,客舱里光影交错,樊爱华能看到灰尘飘在空气中,他知道飞机的问题出在驾驶舱里。

此前,在机舱里有人发出惊慌的尖叫声时,樊爱华猜想是鸟撞上了飞机窗户。

而据机长刘传健事后对媒体的描述,事发时没有任何征兆,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就突然爆裂,发出“轰”的一声巨响,裂痕呈一道道的网状。

▷很多乘客第一次见到氧气面罩

“我往旁边看时,发现副驾驶的身体已经飞出去了一半,半边身体在窗外悬挂,还好他系了安全带。”刘传健说。刘传健试图抓住他,但由于当时飞行速度已达到时速300公里,无法实现。此时,机身在迅速下降,速度也在增加。

此时,飞机时速达800多公里,且处于高空。风挡玻璃脱落后,驾驶舱气温迅速下降到零下40多摄氏度,大多数仪表都已失灵。“每一个动作都变得十分艰难。”

刘传健只能依靠目视和手动操作,“第一时间非常恐惧,当飞机能在自己操控之下时,就不恐惧了。”

飞机急速下降,樊爱华的脑海中不停闪出电影中飞机冲出跑道的场景,他强迫自己尽量往好的方面想,不断回忆以往乘坐飞机时,飞机平稳的降落,着地时的感受。

后来,民航局通报称,根据掌握的调查信息,脱落的右侧风挡玻璃为该机原装件,投入运营至事发前,未有任何故障记录,也未进行过任何维修和更换工作。

剧烈的震动过后,机舱骤然变暗,紧接着是漫长的寂静。直到备降成功,周建强一直和女友紧扣十指。在他们前四排的周诗鲤,此刻想嚼着槟榔,抽一支烟,写一封遗书,可反反复复,他都没能想好内容。

飞机还在下落,稍微平稳了,周诗鲤侧着头看向窗外,“我清晰的看到飞机下方不到一公里处的冰山,我能感受到两旁旅客眼睛里的绝望,或许他们也能看到我的吧”,直到接近成都,窗外可以看到错落的房子,周诗鲤才感受到希望迎面扑来。

背靠着座椅,左手放在面罩上,右手放在输氧管上,几乎整个下降过程周诗鲤都保持这个姿势。

7点42分,飞机在经过27分钟惊魂后,成功落地。樊爱华没有关注大家是否在欢呼,他的眼神再次掠过每一个人,大家的表情如释重负,透着些欣喜。

机长刘传健事后表示有些后怕:“如果当天有降雨,天气状况不好,后果将无法预料。”

▷川航3U8633飞行轨迹

落地之后,樊爱华没有第一时间跟家里联系,即便已经安全,他仍怕不了解情况的家里人担心,“先稳定下自己,等一切都安排好后,再跟家里联系”。 

从机舱口出来的时候,周诗鲤抬头就看到站在身旁的空姐,身体有些摇晃,脸上的妆花了,口红也不再精致,指引着乘客下飞机。地面上是等候多时的地勤人员和救护人员。

周诗鲤坐摆渡车到了候机厅,一路小跑进吸烟室,“一口气抽了两支烟”。

父母和朋友的电话不断打进来,周诗鲤报了平安。随后,他去买了第二天开奖的10注彩票,“一定会中奖的,毕竟是死里逃生。”他笑出声。

落地43分钟后,周诗鲤发了一条朋友圈,一共613个字,最后一句是“活着真好!”。

周诗鲤本打算近一个月都不坐飞机了,计划着坐高铁回广州。他突然想给自己放个假,在成都休息一周。但因为工作的缘故,周诗鲤又不得不定了周三上午11点过飞往拉萨的航班。

直到坐上摆渡车,周建强和王倩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捡回来一条命”。

周建强掏出手机拍下周围,“飞机降落后,很多人都在哭、在抱怨,她提醒我拍视频记录下这件事”。他把照片发在朋友圈,上面只写了一句“能触摸大地的感觉真棒”。

“飞机瞬间下降,第一反应抱紧女友”的新闻让周建强和王倩在网上“火了”,网友们起哄,“下飞机就去民政局结婚吧。”

周建强每周都给王倩送一束花,这是他“要照顾好她”的一种方式。在飞机安全落地之前,二人都没有意识到事故的严重性。周建强语气坚定,“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就想着抱住她,让她别害怕”。

周建强和王倩重新登上了改签的航班。因为气流原因,飞机仍不时抖动,他们紧紧拉着手。下午两点,飞机安全到达贡嘎机场,两人期待着夜晚的星空。

改签后,樊爱华在15日下午2点40分到了拉萨。出了机场,走在路上,这个有些腼腆的男人,突然想拥抱每一个人。

▷戴着氧气面罩的周建强和王倩没有忘记打出V字手势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