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中国数字经济输出:巴拿马财政部高官来华取经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9-24 09:44:31

 原标题:中国将加快输出数字经济,巴拿马财政部高官来华取经

今年1月,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美国见到了当时即将履新美国总统职务的特朗普。会面中,马云传递了中国数字经济可能为中美贸易带来的机遇和改变。

9月初,墨西哥总统涅托访华的一个细节引发中外媒体争相报道——9月6日涅托到访阿里巴巴,双方达成电商合作协议。涅托对华贸易和投资诉求在阿里巴巴这个电商平台处找到了落脚点。

马云同特朗普的会面、墨西哥同阿里巴巴的合作事例都只是一个侧面。麦肯锡咨询公司近期发布报告称,中国正通过输出数字经济、商业模式和技术等方式,改变全球数字化格局,极可能对世界经济产生重大影响。

9月21-22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与泛美开发银行共同主办,上海研究院及泛美开发银行发展机制部等机构共同承办的“第四届中拉政策与知识高端研讨会”在上海召开,而这个每年轮换在中拉地区进行的会议机制,此次的主题也由先前的社会治理、政治议题转变为“开创数字经济中金融服务之未来”这一经济议题。

研讨会邀请了中国、拉美及加勒比地区,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知名学者与智库机构的嘉宾百余人出席。与会代表围绕着中国目前的数字经济现状及发展趋势、拉美与加勒比地区数字金融的兴起与挑战,中国电子商务平台等重要话题展开了深入研讨。

“第四届中拉政策与知识高端研讨会——开创数字经济中金融服务之未来”在上海召开,中国、拉美及加勒比地区,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知名学者与智库机构的嘉宾百余人出席。  澎湃新闻记者沈靓图

为人称道的中国数字经济

在活动现场,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研究员介绍道,截至2017年7月31日,在中国,移动支付活跃的账户和日均支付交易笔数均超过6亿,2016年全国实现了462亿笔网络支付的交易。

黄群慧表示,移动支付之所以快速发展得益于微信支付、支付宝等支付终端在市场竞争中的发展和推广。中国本土品牌仍然是移动支付市场的主战场,在全部数字支付中,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占到了63%的份额。

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势头也在更大范围内产生影响。《参考消息》援引美国麦肯锡咨询公司9月6日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如何引领全球趋势》报告称,中国目前已是全球领先的数字化投资和应用大国,取得的成就远超多数关注者预期。同时,中国正通过输出数字经济、商业模式和技术等方式,改变全球数字化格局,极可能对世界经济产生重大影响。

三个月前刚与中国建交的巴拿马就已看到了中国数字经济的优势。巴经济财政部办公厅主任里卡多·祖别塔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巴拿马金融服务业很长时间以来在美洲地区占有重要地位,但在金融技术方面,我们还显得落后,中国就走得快多了。当下巴拿马正在进行金融行业的转型过渡,我们希望在这方面获得中国好的实践经验。”

泛美开发银行发展机制部经理安娜·玛利亚·罗德里格斯发言指出,在中国,数字经济已经融入到每一个产业当中,也融入到每一个人的生活当中,这些让中国成为了一个大的数字经济国家。中国的电子支付规模比美国大3倍,它也因此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独角兽。

安娜告诉澎湃新闻,“看到中国在金融技术方面迅速的发展,百姓享受金融技术服务带来的便利,是我此行上海的原因。但是对我们拉美来说,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在金融技术方面的能力是有限的。”

据安娜介绍,拉美地区在金融技术方面的短板具体表现为,拉美地区只有2%的人口在使用移动端支付,28%的人会用信用卡,更多的人仍在使用借记卡。数字支付、数字金融在拉美地区也才刚刚兴起,较之使用一些数字化的支付手段,很多人还是喜欢提现,这样的观念阻碍了数字经济的发展。希望能够学习到中国在数字经济发展、创新方面的经验。

“换道超车”,中国数字经济走出去

中国在数字经济、数字金融方面的成果也成为中国对外交往的一个重要因子,这里不乏生动的故事。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副主任许可教授讲述了一个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两个月前我们去英国考察数字经济的发展,从迪拜转机的时,看到在机场的购物店里有一位外国人在使用手机来进行付款。我当时就非常好奇,仔细打量了一番才辨认出这个外国人是印度人。”

许可进一步表示,可以用“换道超车”原理来解释这些现象。英、美这些发达国家使用数字支付和第三方支付并不常见,是因为其信用卡制度已非常完善,以至于不需要一个另外的支付系统。而对于像印度、阿联酋或者是其他发展中国家,可能需要一个从一般的现金支付直接向网上无现金支付的跨越。而这恰恰是一个“换道超车”的机会。

许可教授的观察也得到了实例印证。据蚂蚁金服战略部总监孙涛介绍道,去年10月,正值印度总统莫迪在全国推进金融改革之际,由于蚂蚁金服在产品数据管理方面的提前布局,抓住印度金融政策转变和一大波消费力随之释放的时机,成功参与到印度金改的进程。

据孙涛介绍,鉴于蚂蚁金服在印度的成功经验,许多国家,例如印尼,也引以为鉴。印尼是千岛之国,只需网络覆盖,手机就可以解决传统上还要跨岛完成金融业务的麻烦,从而降低成本。

而在孙涛看来,数字经济或许还可以在拉美发挥类似的作用。在智利、巴西的山区,可以采取类似的方法。首先建立起数字基础设施,再找本地的合作商,然后中国成熟的数字金融企业再介入。

中拉数字经济合作难点仍存

但对于中拉在数字经济合作方面的难点,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主席团副秘书长、上海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文学国也对澎湃新闻指出,“中拉经贸关系处在一个比较平稳的阶段,暂无大的突破,不过也没有大的下滑。当下双边经贸核心问题是拉美市场开放的问题,拉美很多市场没有向中国开放,拉美国家现行的一些比较保守的贸易政策仍然没有做出大的调整。”

中国对拉美的出口结构决定了拉美国家的态度,他们担心中国低廉的制造业产品冲击其民族工业。数字经济若进入拉美市场,涉及通讯技术等基础设施的服务完善,也涉及对方金融市场的开放程度,这些领域都会遭受冲击。不过通过“中拉政策与知识高端研讨会”这种形式,拉美国家的决策层和学者对中国的状况有了更多的了解,实地感受到目前中国市场,也包括数字经济这一领域的开放程度,促使他们改变现行政策,在金融服务方面与中国有更多的交流,带来更多互惠互利,文学国表示。

以巴拿马为例,尽管刚刚建立外交关系不久,数字金融方面的合作已经在中国、巴拿马之间推进。据里卡多介绍,巴中建立了外交关系,有很多项目正在探讨中。巴拿马总统今年将访华,金融领域、包括数字金融方面也期待着更多的合作。“我们有开放的市场,越多的竞争就意味着能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对中国、美国、欧洲的公司将无差别对待”,里卡多说。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