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旅游指南 > 正文

唤醒沉睡的山村

文章来源:莱芜新闻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9-19 09:02:53

农业强不强、农村美不美、农民富不富,决定着全面小康社会的成色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质量。”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今年全国两会山东代表团审议时强调,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一篇大文章,要统筹谋划,科学推进。自7月份以来,记者选择了我市有代表性的三个地方——— 莱城区南部山区、雪野旅游区鹿野片区和农高区寨里镇,蹲点调查采访,近距离了解基层乡村振兴的想法和干法。采访中,记者深刻感受到,乡村振兴是百年大计,现在远非是谈成就的时候,但基层实践中探索的创新措施和反映出的问题,却值得我们借鉴和思考,由此写成记者调查3篇。今天刊出的是其中的第一篇。

 

牛泉镇祥沟村打造的菊香苑田园综合体项目赢得游客青睐

 

莲花山素有“北普陀 东九寨”美誉

 

山东省工委旧址成为红色教育的精品基地

 

秋风习习。站在莱城区南部山区的莲花山顶眺望,满眼的绿色随着山势蜿蜒起伏,与点缀在蓝天上的朵朵白云交相呼应,令人心旷神怡。

 

自然的伟力造就了山光秀丽,但也阻隔了发展。

 

以莲花山为主脉的南部山区,南北延伸出的余脉,在莱城区境内形成多条山峪。听听山区里村庄的名字,像沙岭子、赵家峪、祥沟村、后坡村,不难想见过去的艰辛。23个自然村,南北有路但跑不了车,东西没路,村民“逐草而居、划埂而种”,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今年6月15日,一条总投资2亿元,东起高庄街道后坡村,西至牛泉镇圣井村,全长30.5公里的环山旅游大道,贯穿这些村庄,给山区的老百姓带来了希望。

 

紧接着,莱城区成立南部山区旅游开发指挥部。莱城区委书记马保岭告诉记者:“从莱城区发展战略上考虑,我们聚焦三大板块,即做亮北部新城、做精主城区、做美南部山区。乡村不能是城市的附庸,我们要举全区之力,实现南部山区乡村振兴。其中,旅游产业是龙头。”

 

旅游开发,不仅仅是景点落地

 

南部山区旅游开发指挥部成立后的第一个会,便是讨论南部山区的开发定位。

 

副总指挥张学凯抛给大家一个问题:目前,北京和广东的旅游开发集团都有意合作建设莲花山景点。景点起来后对南部山区发展带动作用至关重要,但没有泰山、黄山这样的名山大川来头大,靠什么聚集人气?

 

旅游开发,不仅仅是景点落地那么简单。真正的路子在于通过发展全域旅游,挖掘资源潜力,促进产业融合,让整个南部山区成为“生态优美、生活宜居”之地。

 

虽然没有顶级的旅游资源,但除了莲花山、云台山的天然景色,这里还拥有鲁长城、夹谷会盟、黄巢落马处等人文古迹留存,莱芜县委诞生地、刘仲莹故居、备战备荒小三线旧址等红色旅游景观。

 

这里还有勤劳淳朴的村民。靠他们的双手,种出了牛泉花椒、高庄芹菜,培育出黑鸡、黑猪、黑山羊,还有井峪酱油醋、鄂庄肴肉。

 

让尽可能多的村民参与其中,以旅游产业为主线,提升生态,兴旺产业,实现老百姓共同富裕,这才是南部山区开发的意义所在。

 

环山旅游大道的修建,将这一切成为可能。大道宛若一条灰白色的丝带,将散落在山间的秀美自然风貌、丰富的历史文化遗迹、宝贵的红色革命遗产、富饶的物产、多彩的民俗传统穿珠成串。

 

路修好了,城里人就进来了,整个沉睡的山村在萌动。

 

7月1日,投资5000多万元建成的一期蔺家楼村皇龙冠景区开始开门纳客。这里有孩子们喜欢的卡丁车、滑索、娱乐木筏、吊床,有成人喜欢的网球场、乒乓球馆、游泳池、汗蒸房、KTV,还有休闲喝茶的茶室、棋牌室。暑假两个月里,游人络绎不绝。

 

大道效应初现,但在莱城区交通局局长卞友善眼里,这才是刚刚起步。卞友善告诉记者,下一步他们将不断地给这条环山路添置内容:沿路修建彩色沥青跑道,适合游人慢跑;每隔一两公里建成大大小小的驿站,可休息、可购物、可吃饭;沿途增添旅游景观小品,集中展现南部山区的自然和人文景观。这样,旅游大道变成为“旅游客厅”,集旅游设施和服务功能于一身,有了这样的内涵,就有了吸引人气的基础。

 

南部山区旅游开发指挥部成立的当天,莱芜市嬴泰文旅发展有限公司同时进驻。这个由莱城区政府独资成立的公司,任务是做好基础建设、旅游合作、乡村治理等方面的资金运作。

 

“指挥部的成立,打破了所辖高庄街道和牛泉镇的行政界限,可以更好地调度山、水、林、乡村等资源,使各种要素、各方力量集合发力,把南部山庄打造成山东省境内的一个理想的‘旅游目的地’。”莱城区旅游局局长王际海说。

 

记者了解到,在全域旅游理念的指导下,南部山区规划出山水度假、文化旅游、山水运动和休闲农业等板块,重点开发休闲度假、历史文化体验、健身美食旅游等新业态,一个国内顶级的旅游度假目的地将在未来几年呈现在游客眼前。

 

特色产业,不宜完全放任于市场

 

立秋后,火红的花椒树漫山遍野,香味阵阵扑鼻。在牛泉镇西凤阳村村口的公交站牌下,椒农吕玉宝夫妇把上大学的儿子送上车后,挎起篮子向山坡上走去。

 

眼下正是花椒采摘季,与往年四处去找商贩相比,今年吕玉宝种植的花椒还没成熟,已经有人上门预定。即便如此,他对花椒的未来仍然忧心忡忡。

 

莱芜的特色农产品以“三辣一麻”闻名。这几年在龙头企业的带动下,生姜、大蒜、鸡腿葱这“三辣”相继实现了从产品到产业的“跨越”,出口到全球40多个国家。相较之下,作为“一麻”的花椒却显得“默默无闻”。

 

早在1998年莱城区就被命名为“中国花椒之乡”,今年莱芜花椒又成功获得了国家地理标志证明。据莱芜市林业局和城乡绿化局提供的数据,目前莱芜市花椒栽培面积14.19万亩,占全市经济林总面积的32.5%,其中三分之二的面积在南部山区。守着这样一个“金疙瘩”为何没把花椒产业做强?

 

难道是花椒不被市场认可?

 

莱芜花椒协会会长吴连军认为,莱芜本地的“大红袍”和“小红袍”独具清香气味,而且芳香味不易挥发,相对于外省品种便于长年储存。

 

这几年,随着全国花椒需求量的增加,莱芜花椒每公斤收购价比10年前涨了10多元钱。不仅如此,日本每年对莱芜花椒的需求量在1000吨左右,而且还以20%的速度在增长。“日本的料理店有一道菜叫‘鳗鱼饭’,莱芜花椒是必备佐料,其他地方产的花椒他们都不认可。”吴连军说,“而当前每年出口量仅有480吨,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难道是种植花椒经济效益低?

 

“一亩地大约栽70株花椒树,平均每株摘5斤左右干花椒,按照今年的价格,每斤花椒皮35元,扣除肥料和农药,种植一亩地花椒的成本在600—1200元,这样每亩地收益在5000-6000元。”吕玉宝掰着指头算了一笔账,比种粮食要高出两三倍,“如果品相好,比如四川‘大红袍’,一斤能卖到100元,收入就更可观了。”

 

牛泉镇山区有两宝,一个是花椒,另一个是山楂。如今,山楂红遍了全国,加工成的制品占据了国内七成市场。同是本地特色产业,一手把山楂产业做大的莱芜万邦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亓宪瑞说:“镇村做优特色、企业做精产品、政府做好服务,才能把一个产业做大做强。”

 

事实上,小小的山楂做成大产业也正是如此。2007年,返乡创业的大学生亓宪瑞先后成立了万邦食品公司和凯瑞山楂种植合作社,带动周边1万多名农民增收。经过10年的打拼,其生产的“大南山”牌山楂干享誉全国,还成为该行业标准的制定者。山楂产业形成了一个有政策、资金、技术优势,村民可参与可受益的合作组织。

 

“花椒的问题,在于还停留在初级农产品阶段,有产品优势,但没有产业优势。”亓宪瑞一语道破花椒产业没有做起来的“痛点”。

 

从品种上讲,莱芜花椒几十年来一成不变,急需品种升级换代。20年之前,全国花椒三分天下,莱芜占据其一。但到现在,四川和陕西的花椒品种已远远超出莱芜花椒好几代。

 

从加工和流通环节上讲,只有大户,没有龙头。镇上花椒销售大户张文东告诉记者:“我们这些所谓的大户,其实和散兵游勇一样,难以摆脱单打独斗的局面,抗风险能力低,在技术、品牌和实力上也没办法和人家比。我们要引进培育一个像样的龙头企业,才能把花椒产业带动起来。”

 

从政府角度来说,需要在管理体制上创新。政府对于特色农业产业,不宜完全放任于市场,比较恰当的方式应该是半计划半市场的体制。比如品种换代上,四川采取的方式是由政府负责,谁家种植新品种,由政府免费提供树苗,短时间内就完成了品种升级。再比如宣传推介上,陕西当地政府通过博览会、展会、推介会等形式,政府包揽了花椒宣传,打响当地花椒品牌,提高社会影响力。四川的一些地市还建立起城市与乡村间的花椒联系通道,大大降低了流通成本。

 

南部山区旅游开发,做强做大特色产业,带动当地村民共同富裕,是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指挥部的成立,对山区特色产业统筹谋划、集中开发确立了必要条件。山楂、花椒两个产业发展过程中的经验和教训或许会有启发。

 

“一般来讲,企业是先知先觉的,老百姓处于市场的末端。花椒产业重新振兴,龙头企业不可或缺。只要是政府有决心,这个龙头我来当。”亓宪瑞说。

 

田园综合体,莫入3条弯路

 

望着满园的红果果,牛泉镇庞家庄村的亓玉海老人,满脸掩不住喜悦:“再有一个月,这些山楂就可以采摘加工了。”

 

牛泉镇庞家庄村一直以盛产山楂闻名,10年前,这里的山楂因为卖不上价钱,老百姓都抡起了斧头,砍倒了成片的山楂林。让这些红果果变成“致富果”的亓宪瑞是村里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他用10年的时间把村里山岭薄地又重新种上了山楂,并卖到了全国各地。

 

今年6月,万邦食品“山楂之恋风情小镇”被评为省级田园综合体。

 

在乡村振兴战略里,田园综合体是乡村新型产业发展的重要载体。如何科学地规划,亓宪瑞以他经历过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发展田园综合体要避免3条弯路。”

 

在庞家庄村,亓宪瑞向我们展示了他绘制的山楂之恋版“富春山居图”。这幅图,描绘着未来几年庞家庄、蔺家庄、绿凡崖、李条庄4个村发展。

 

山楂之恋田园综合体原本规划了17个村,后来改成8个村,但真正落地时缩减成现在的4个村。“一口吃个胖子是打造田园综合体应该避免的第一个弯路。”亓宪瑞说。

 

“这么多村,光治理土地一项,就要花上亿元。”经过一次次调研,万邦总结出经验,那就是让田园“瘦身”。

 

“瘦身”的不只是规划,还有产业。山楂之恋田园综合体原计划发展茶叶和山楂两个产业。山楂产业能有现在的规模是用了近10年的积累,若是再凭空打造一个茶叶产业,又该用多少时间?于是,他果断地将茶叶这个产业砍掉。

 

今年上半年,是亓宪瑞外出学习考察最多的时间。在省内外,他见识了很多优秀的田园综合体,但也看到了一些没有产业支撑、硬靠资金建起的“空中楼阁”式田园综合体。“这些综合体,可能会风光一时,但注定经不住时间的考验。”亓宪瑞说,“田园综合体建设,要避免的第二个弯路是没有产业基础,因为没有根基的盆景永远长不成大树。”

 

对此,万邦提出把山楂产业做精。在山楂产业发展上,万邦继续做减法,将多而杂的山楂品种减为以“小红星”为主的特色种植。

 

今年初,亓宪瑞全票当选为庞家庄村党支部书记。企业董事长和村党支部书记两重身份,让他开始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企业离不开百姓,田园综合体的打造也应该让村民成为主角。”

 

庞家庄村有2700多亩地,但大部分是山地,且都分散在村民手里。如何让村民都参与到小镇的建设中,亓宪瑞下了一番功夫。

 

常年从事农产品种植和加工,亓宪瑞清楚地知道农民在产业末端所处的劣势。他对记者说:“规模种植,土地流转后,农民拿到手里的钱通常分为3部分:土地流转费、合作社分红和打工费。乍看起来收入来源多了,但真正来讲,没有增加多少收入。我们的村民人均3分地,合作社基本不分红,在农田里打工按小时计工资,最多也就半年时间,统算下来收入不超过1万元。”

 

“我想按‘企业+村集体+农户’的方式来改变这种局面。除上面说到3种收入之外,企业每年拿出10%的净利润作为村集体收入,并且保证流转土地的村民优先在企业上班,不仅拿到工资,还会享受企业分红。”亓宪瑞说,“我们把田园综合体像企业一样运营,保证村民在这一方土地上收入不比城市工商业低。”

 

这就是亓宪瑞总结出的第3个莫走的弯路,“别让村民成为看客”,才会让田园综合体建设在全产业链上得到村民的支持。

 

村民不当看客,政府也应该参与进来。

 

在万邦食品会议室的墙上,贴着一份由发改、财政、水务、林业、国土、规划等各部门领导组成的18人“田园综合体领导工作小组”成员名单,区长亲自挂帅任组长。“有什么问题就直接向领导小组反映,各部门一块研究解决,绝无扯皮、拖延。”亓宪瑞说。

 

同时嬴泰文旅公司在资金方面给予支持。“我们要盖2万平方米的厂房,自己建设要两年才能完成,给领导小组汇报过后,区里让文旅公司参股投入,今年底厂房就能建立起来。”亓宪瑞说。

 

少走3个弯路,山楂之恋田园综合体蓄势待发。在山楂之恋版“富春山居图”上,工坊街、创客中心、创客公寓的打造也提上了日程。“要实现乡村振兴,产业就应该多元化,实现农业、农村、文化、旅游深度融合。我们不但要绘制自己的‘富春山居图’,还要绘制自己的‘清明上河图’,让山楂之恋田园综合体变得既山清水秀,又繁荣昌盛。”亓宪瑞说。

 

乡村振兴,要先还政策欠账

 

“土地是我心中解不开的疙瘩。”莱城区高庄街道野店村党支部书记吕鹏说。

 

野店村是2007年莱芜市增减挂钩的试点村,村民虽然都住上了楼房,但现在村子的发展却因为没有建设用地而停滞不前。

 

全村有基本农田1400多亩,荒山1万多亩。“撂荒了不少地,村里70%的人都在外打工。”吕鹏说,村“两委”班子一直商量着上个项目解决目前的现状,但被建设用地这个“拦路虎”给挡下了。

 

这种难点,高庄街道张家庄村也有。因为没有建设用地使用,茶旅田园小镇的建设处在停滞阶段。

 

农村的土地资源最丰富,如今这种优势却成为了劣势。造成目前的现状,原因在于农村建设用地指标长期被城市挤占,基层政府掌握的建设用地指标紧缺,且多数建设用地零星破碎、难以整合。

 

在南部山区旅游开发指挥部办公室,张学凯告诉我们:“中央提出,在实施乡村战略过程中,要把各种优质资源向农村倾斜。指挥部恰好起到一个中枢作用,我们要还上历史上的政策欠账,将过去抽出去的血输送回来,用创新的政策去整合资源,打牢乡村振兴所需要的人才、技术、土地、资金以及基层组织的根基。”

 

制约各村发展的不只是土地问题,还有资金等问题。

 

坐落在南部山区的村子,过去因为交通闭塞,各村的资源少,导致现在许多村庄集体收入薄弱。

 

与野店村不同,赵家峪村有自己的资源优势。赵家峪村有320口人,但实际居住人口只有100人,村里的石头房子保存很完整,古井、古槐也有500多年的历史。但因为受“空心效应”影响,赵家峪村发展旅游的想法一直停留在纸面上。

 

能人治村,高庄街道党委找到了破解赵家峪村的困境。去年5月,高庄街道大胆试点,麻弯村党支部书记、皇龙冠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曹长清兼任了赵家峪村的党支部书记。上任后,曹长清提出,修一条路连接赵家峪和蔺家庄,既能方便赵家峪村民的出行,也能把赵家峪村的石头房子、古井、古槐和皇龙冠景区连接起来,共同发展旅游。

 

村庄资源整合,成为南部山区开发重点战略之一。

 

“在还欠账的基础上,我们更要创新运用政策,比如通过进一步合并小村庄,建设乡村小镇。今后的南部山区,不仅是农产品生产的地方,也不仅仅是农民宜居的地方,还应该成为城市居民的后花园,成为他们旅游观光、退休养老的地方。这样,乡村振兴指日可待。”张学凯说。

 

万邦食品员工正在车间检查烘干后的山楂

 

笔架山上曾发生了化干戈为玉帛的“夹谷会盟”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