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莱芜 > 时政新闻 > 正文

时政热点:母乳库“遇冷”有待社会信任“升温”

文章来源:时事政治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8-09 10:24:29
对于初生婴儿来说,母乳含有婴儿所需的所有营养和抗体,是婴儿成长最自然、最安全、最完整的天然食物。去年,东莞市儿童医院建成了东莞市首个母乳库。然而,运行一年来,母乳库至今仍无人问津。东莞市儿童医院副院长骆庆明对记者表示,“一年了,没人来捐献过母乳,也没人提出母乳的需求”。(8月5日新华网)

眼下正值“世界母乳喂养周”期间,让不少媒体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了母乳库。然而,在国外已有近百年历史的母乳库,在国内还俨然是新生事物,且步履维艰。就如东莞市儿童医院母乳库,尽管已建立一年有余,且为广东省第三例,但依然如故:无人捐,也无人用。就连该院副院长说起此事,也是一脸无奈。

其实,母乳库无人问津的窘况并非东莞这家医院独有,在其它地方同样存在。譬如,位于北京太和妇产医院的一家母乳库,年初刚开始营运,但除了在元月份举办的一次捐奶大赛中采集了90份母乳外,时至今日,只有一位妈妈捐奶。即便建立较早的广州母乳库,也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但在最初的15个月,总捐奶人数也不过318人,而且大部分为该院职工家属。

应该说,母乳库“遇冷”全面呈现在捐奶及用奶两端:哺乳期妇女不愿捐,一是不习惯,毕竟母乳库在国内兴起不过两三年时光,远远说不上深入人心,加上国人含蓄内敛的性格,要在短时间内移风易俗显非易事;二是嫌麻烦,捐奶算是隐私,不可能似献血一般,大街小巷均可。而要上医院去捐,算上乘车、排队、挤奶、以及抽血体检的时间,少说也要耗上半天的功夫。

而诸多父母之所以不愿给初生儿用,更多在于质疑其安全性:稍有不测,一旦染上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梅毒、乙肝、丙肝、巨细胞病毒等,那孩子的一生就毁了。虽说医院方信誓旦旦,表示捐奶者均经过问卷调查及血清学检测两轮筛选,无奈多半为人父母者仍然是宁可信其有,不肯信其无,始终对医院的表态不置可否。

显然,她们的疑虑并非毫无道理。在生活中,因输血感染各类病毒的事例时有所闻。就在前些日,张家界市一名9岁男童的父母,他们的孩子两年前遭遇车祸,在多家医院治疗期间,被确诊染上了艾滋病毒。因怀疑系输血所致,遂将上述医院告上了法庭。显而易见,在大家眼中,就算奶粉再不如母乳好,但总比拿孩子去“以身试险”要稳当得多吧?

而在捐者不多、用者寥寥的情况下,母乳库的“无源之水”现状更让其运行“雪上加霜”:因当下母乳库运行系“无偿捐献,免费使用”模式,故不仅无利可图,反过来还将承担营运费用。就如广州母乳库的前二年,仅母乳成分仪、电动吸奶机、消毒设备、储藏设备等硬件投入就差不多50多万,加上日常开销,少说也是200来万。而这些钱目前都是医院自己“兜着”,这就注定会影响其积极性,甚至让母乳库很自然在医院被“边缘化”。

显然,要让母乳库由“冷”变“热”,首先要解决运行资金来源。在这个问题上,仅靠医院“自掏腰包”,显然无法持久。据悉,去年已有政协委员在“两会”上提交“在每一个省份建一个母乳库”的提案,若最终得以采纳,国家能给予这个项目以政策及资金支持,再加上医院自筹及社会力量资助,无疑将有助于母乳库的前景“柳暗花明”。

然一旦消除了资金之忧,则化解母乳库“遇冷”还有待于社会信任“升温”,其关键又在于医患互信。显然,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一方面,受到伤害的医患关系需要修复,因而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另一方面,重建医患互信需要医生修医德,病家讲道德,故而又须“双向”合力。正如电视剧《无限生机》片尾曲“生命的天空”中所唱的那样,“我把生命托付给你,是对你的信任”。一旦医患关系真进入了如此境界,双方彼此信任,互相尊重,则母乳库的未来还会似这般“遇冷”么?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构成商业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