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莱芜 > 财经信息 > 正文

有服务员靠“打赏”月入上万 五问“打赏经济”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9-07 09:18:25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如今,三五块的小钱除了收、发红包,还能用于什么场合?打赏!随着“打赏经济”的崛起,打赏不仅从线上对微信好文、网络直播“鼓励”,更延伸到线下餐饮行业。打赏的金额也是“没有最高,只有更高”——9月4日,人气歌手黄子韬受邀2016芭莎明星慈善夜公益筹款,当天的直播粉丝打赏金额就超过13万元,创下打赏金额新高! “打赏经济”如何运作?如何看待“打赏经济”?带着五大问题,扬子晚报记者采访到打赏者、获赏者、打赏第三方平台以及网红、律师、专家,为您揭开“打赏经济”产业链的神秘面纱。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沈春宁 徐兢 贾晓宁 马燕

  一问 什么人在打赏?

  微信或网络直播“忠粉”、美食达人

  最疯狂的1个月花了2万元去“打赏”

  小资: 每月打赏一杯咖啡钱

  南京的韩女士主业是会计,业余是文艺中年,她订阅了“六神磊磊读金庸“、“严肃八卦”、“毒舌电影”、”浙股“等微信公众号。其中一些号在文末开通了“赞赏”功能。以“六神磊磊读金庸”为例,有5元、10元、20元、50元、100元、200元的6个选项,也可由读者自行设定1-256元的金额。韩女士看到拍案叫绝的原创文章就会打赏,“一次5块钱左右,一月也就是一杯咖啡钱,支持原创嘛。”进入9月,她已打赏18元;8月则打赏了20元。

  吃货:打赏者逾9成是80后

  南京市民陆先生近期在水游城的西贝莜面村看到,所有服务员的胸前都别着一块带有二维码的徽章,写着“感谢打赏”。顾客可以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把小费打入该服务员的微信账号,打赏的金额为3元,这种方式类似于发红包,而且都遵循自愿原则。而在苏宁清江广场的辛香汇,他发现“打赏”的牌子是别在臂上,每次是1.9元。

  与餐饮业合作的第三方平台“众赏”的大数据则显示:2016年8月平均每天打赏18000次,高峰时间段为12:30和20:00。喜欢打赏给别人的,9成以上是80后。8月被称为“打赏王”的顾客打赏了236次,保守估计付出的赏钱数百元。

  “疯狂”粉丝:

  一月“打赏”花了2万元

  记者调查中也发现,人际关系简单,低收入的男性,往往是网红打赏的拥趸。一位网约车司机告诉记者,他的一位朋友在南京打工,每个月也就赚几千块,但迷上了网红直播。为了成为打赏网红粉丝的前三位,获得跟网红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他的这个朋友最多一个月打赏虚拟礼物,竟价值人民币两万多元!

  二问 什么人在接受打赏?

  微信微博大V、餐馆服务员及网红

  获赏者最高赚过几十万

  类型1

  微信大V一篇好文

  最多获赏1000多元

  扬子晚报记者采访的一名微信大V作者陶先生,时不时会写出阅读量10万+的文章,粉丝则有几万人。然而他给记者看的“账单”显示:9月1日-4日,四篇文章“旱涝”不均。一篇阅读量七万多的文章,赞赏是23人,金额是146元,平均一人赏6元多;一篇阅读量达10万+的,也是他获赏最多的,是83人打赏了1348元,平均一人赏16元多。

  陶先生介绍,只有开通原创功能的公众号才能申请开通“赞赏”功能。据他观察,打赏的数量和金额除了跟文章的阅读量有关,也跟题材有关。比如他上面获赏最多的文章,是一篇政经类的原创文章,感兴趣的读者层次和实力可能更高一些,所以平均金额也多一些。

  而说到这些赏钱的用途,陶先生开玩笑说:还不够发红包的呢。原来,他有个微信群,将志同道合的读者们汇聚在一起,他时不时会发个红包回馈粉丝。

  类型2

  餐厅扫二维码“打赏”

  有服务员靠“打赏”月入上万

  “众赏”大数据显示:8月打赏之最榜单上,最牛的服务员被444人打赏。西贝餐饮副总裁楚学友告诉扬子晚报记者,8月1日起全国门店开始正式推行“打赏”制度,最优秀的服务员一个月获得的打赏高达1万多元。

  西贝的“打赏王”女服务员所在的门店是一家社区店,食客以家庭为主。她的秘诀就是要“有眼力劲儿”。许多带小宝宝来就餐的顾客中,老人或者妈妈由于忙着喂宝宝,自己顾不上吃,等喂完了菜也凉了。此时,她会免费送上一碗面,或是主动把菜加热后端上来。楚学友表示,打赏的钱是服务员的劳动所得,公司不会碰。金额3元也是经过精心测算的——客单价平均80元,3元还不到客单价的5%,不会对顾客造成心理压力。“打赏这件事餐饮企业很欢迎,公司没付出成本,服务质量还可以得到提升。”

  记者了解到,除了西贝莜面村,南京不少餐厅都逐渐试行起“打赏”制度,如南京大牌档、辛香汇、塔可、大渝火锅、彤德莱等。

  类型3

  有网红靠“打赏”

  赚过几十万

  对于网红而言,“打赏”就是赠送虚拟礼物。“现在你打开很多软件,比如斗鱼、陌陌等等,都是带有直播功能的。而赠送虚拟礼物,就是软件里的网红收入的全部来源。”一位深入采访过网红的资深媒体同行告诉记者。

  但这种赚钱模式背后的代价,往往不为人知。据一位网红小美(化名)透露,她刚入行时,遇到了一位舍得砸钱给她送礼物的粉丝。这个粉丝在关注她之后,很快就大手笔送礼物,经过一段时间聊天,始终在小美的送礼物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砸下去的钱有几十万。这时,粉丝提出见面,“深入了解”。小美知道深入了解意味着什么,选择了拒绝,而对方则表示肯定不会再砸钱给她。果然,这位砸钱的粉丝后来带着他的一票水军离开。小美获得的礼物锐减,收入降到低谷。她表示,自己不会去接受这样的潜规则的,但同时确实看到了生活残酷的一面。

  什么是打赏

  “打赏” 是什么?简单地说,就是您在网上发布的原创内容,包括文章、图片、视频等,如果用户觉得好,看着喜欢,就可以通过奖赏钱的形式来表达对您的赞赏。

  这是一种非强制性的付费模式,完全用户自愿,相比广告等盈利模式不影响用户体验。目前微博、微信、豆瓣网页版等都支持打赏功能。从今年夏季开始,线下餐饮行业逐渐引入“打赏”。滴滴出行2016年初也新增了一项额外支付“感谢费”功能,乘客可自愿支付给出租车司机2元。

  三问 谁在运营“打赏“?

  国内已有多家线下第三方平台

  已从餐饮业延伸到各类服务业

  据了解,目前餐饮业已与第三方平台合作运营打赏。国内规模比较大的第三方打赏平台除了“众赏”外,还有“赏呗”、“鲜老虎”。“众赏”CEO弓晨告诉扬子晚报记者,目前餐饮业员工以90后为主,他们个性十足,不接受传统的说教方式。想激发这些员工的斗志,并给予职业生涯规划,“好服务、被打赏”是捷径之一。

  他认为,打赏方式可实现三方共赢:服务员可提升收入,获得尊严和尊重;顾客可体验到互动“好玩”,也可获得更好的服务;管理层可降低管理难度,合理配置人才。

  随着需求壮大,“众赏”平台已从餐饮业成长为涵盖酒店、度假村、酒吧、洗浴、按摩、美发、健身会所、自媒体、明星艺人、大型展会、公益活动等多项业务在内的一站式打赏平台。目前已上线的店铺有3000多家,餐饮业的典型商户有西贝、黄记煌、豆捞坊、辣荘、一茶一坐、全聚德等。弓晨介绍,“打赏”的支付方式是微信、支付宝。

  四问 你赞同“打赏经济“吗?

  网友虽然认同“打赏激励”模式,

  但担心若不“打赏”服务不尽心

  正方: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南京的韩女士认为,只要给赏钱的人是自愿的,获赏的人的用途是正规的,就可以鼓励。举例来说,原创文章值得鼓励。再比如“洪荒少女”傅园慧直播首秀,超千万人围观,观众打赏十多万元。但傅园慧表示捐出去。有的微信大V,到春节会在公众号发数万元金额的红包,也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方式。这样的打赏是可以肯定的。

  中立:

  类似“小费”的做法不鼓励不贬低

  南京的孙先生介绍,他也看过一些直播,也看过有“赞赏”功能的微信文章,但从没打赏过,或送礼物。“没这个必要吧?涉及到钱不就俗了吗?” 他觉得,这种形式就类似给小费。给小费这种方式,毕竟还是西方流行的,他自己是偏传统风格的,所以不参与,不鼓励,不贬低。

  反方:

  万一不“打赏”,服务是不是就会不尽心?

  郭小姐曾在餐馆看过有打赏标志的服务员,她认为,打赏当然可以激励服务。但反过来,“万一我没给他打赏,他的服务不尽心怎么办?”陈先生则提出,他看过报道,有个小孩觉得打赏好玩,一下子给网络平台送出了价值数万元的礼物,父母后来知道了气不打一处来,想要回来的时候颇费周折。他认为,像这样的负面影响管理部门应该注意。

  五问 专家怎么看“打赏经济”?

  “打赏”颠覆了传统激励模式,但网红获赏应有度,平台也得正规

  餐饮专家: 创新模式值得推广但建议采取自愿模式

  对于餐饮业打赏较多的现状,江苏省餐饮行业协会秘书长于学荣向扬子晚报记者表示,“打赏平台的推出,是餐饮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趋势。”他认为,餐厅打赏让消费者在有趣的互动中就餐,又调动了服务员的积极性,这相当有卖点。这种创新的服务模式值得推广。

  不过,于学荣提醒:作为连接起消费者、服务员和餐饮企业的一套新评价体系,餐饮企业在实施打赏制时要有热情但不要有诱导、勉强等过度行为。

  于学荣表示,现如今打赏处于初始阶段,建议金额不用太多,采取自愿模式。而且并不是所有餐厅都适合这种模式。“一些服务少、差的餐饮企业不适合打赏制度”。

  经济学家:

  “打赏”颠覆了传统激励模式,是一种价值评价

  南京大学商学院成志明教授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打赏未来将成为重要的激励方式——过去“激励”总是领导对下属的行为,打赏颠覆了这种模式,变成服务对象直接对服务成果给予激励。一篇文章写得好不好、服务员服务态度好不好,读者和顾客以最快的速度给予最直接的反馈,供需双方形成更为紧密的互动,而且这种反馈没有丝毫干扰因素,因此很客观。“从内部评价机制变为市场化评价机制。”成志明说,领导对下属的评价往往带有个人偏好和感情色彩,不能做到完全客观,由消费者、服务对象来评价则相对更客观。

  在成志明看来,打赏的出现对内容的生产者、商品的生产者、服务的提供者来说都是一项利好,因为在扁平化的反馈机制下,他们能及时了解真实的市场需求,改进服务,优化产品,获得更多欢迎和好评。

  “打赏也是一种价值评价,让服务员、写手、大V和网红实现了职业价值。”成志明表示,打赏目前是初始阶段,经过一番摸索和精心设计,未来可以运用的领域将更广泛。

  心理学家:

  “打赏”有助于激活互惠、自我提升心理

  微信公众号(Professor-Li)作者李靖撰文认为:综合心理学家对小费现象数十年的研究,人们之所以打赏(而不是选择免费),是因为能够得到多种不同的心理效用。

  首先,打赏激活了人们的“帮助心理”。 为什么在美国给服务员小费,但是在中国不给?因为在美国这是默认的社会习俗,而在中国并不是。美国人普遍有打赏服务员的习惯,是因为他们有共识:服务员固定收入非常少,而之所以还有这么多服务员,是因为小费本身就是他们重要的收入来源。打赏给服务员,就激活了人们的“帮助心理”。

  其次,对接受打赏的人而言,激活了其“自我提升的心理”。所以,斗鱼等平台公开展示打赏贡献值最高的用户,让打赏行为能够互相排名和比较。

  第三,激活了“创造未来预期的心理”。有研究发现,在打赏餐厅服务员的时候,如果是你预期将来还会来的餐厅,你会很主动给小费;如果你预期将来不会再来这家餐厅(比如旅行的时候偶尔路过的),你就会减少主动给小费。

  第四,打赏激活了人们的“互惠心理”。人们接受别人的恩惠后,往往会有“负债感”,从而投桃报李。比如直接让行人为某个公益项目捐款,可能愿意的人很少。但如果先送别人一包纸巾,然后让人捐款 10 元,大部分人就会直接捐款——5毛钱一包的纸巾就激活了人的“互惠心理”。

  法律专家:

  未成年人过度“打赏”,监护人可要求撤销

  网红靠直播打赏赚钱,在法律上其实也有漏洞。江苏国诺律师事务所冯建高律师告诉记者,网红在网上直播,首先这个直播平台必须是经过国家管理部门认证的,在得到认证允许之后,网红接受对方馈赠的虚拟礼物,也应当有个限度。

  如果有未成年人,过度赠与金额巨大,那么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有权向直播平台要求撤销赠与。

  如果直播平台本身不合法,而网红得到这些赠与的,那么赠与人有权提出撤销,并追究平台和直播人的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