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莱芜 > 生活百态 > 正文

云南巧家投毒案:警方侦查真凶 代签笔录办案人已升职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7-28 15:07:11

201607260740088ec27.jpg

2015年12月22日,“小凤,你回来了。”父亲钱智远抱住钱仁凤。身高不足150公分的她抱住父亲声嘶力竭地哭,村民也跟着哭。

“我恨了十多年的人被无罪释放了,那真凶呢?”

侯建陆的心里不平衡,他要求公安机关追拿真凶,给他死去的女儿一个交代。作为13年前云南巧家星蕊宝宝园投毒案中死者的父亲,云南高院给洗去冤情的钱仁风道歉,也应该给他一个道歉。

冤案的主角钱仁风(曾用名钱仁凤)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而当年遭遇投毒的幼儿园园长朱梅一家仍生活在恐惧中。朱梅的父亲朱明华称,投毒案案发后,朱家屡遭威胁,只要真凶逍遥法外,他们就不能安宁。

2016年7月8日,钱仁风的代理律师杨柱向云南省高院提交了追查当年投毒案真凶的线索。7月13日,巧家县公安局对朱明华发出询问通知,这表明警方已对当年的投毒案重新启动侦查。

此外曾有报道称,云南省政法部门已成立调查组,调查钱仁风无罪案中侦查、批捕、公诉、审判的问题。但半年多时间过去了,官方仍未公布调查进展。澎湃新闻获得的相关复查材料显示,巧家县公安局当初代替钱仁凤签认罪笔录的侦查人员,都已升职。

重新侦查能否找出真凶?当年的办案人员是否应被追责?澎湃新闻联系云南省公安厅询问相关进展,获得回复称关于此案需经省委政法委统一安排公布相关情况,云南省检察院也拒绝了澎湃新闻的采访请求。

检方曾追问警方:为何未追查两嫌疑人

2002年2月22日,云南巧家县朱梅开办的“星蕊宝宝园”幼儿园发生一起重大投毒案,侯建陆两岁的女儿“摄入毒鼠强”身亡,另有两名儿童经抢救脱险。

根据案卷材料,朱梅在接受警方询问时提到三个跟她有过矛盾的人,一名罗姓女子和曾经因偷盗朱家财物而被判刑的罗某、谢某二人。朱梅称,罗、谢二人因为追求她遭到拒绝,“他们两个就约起来偷我家”。

警方询问了罗姓女子,但案卷中,没有关于警方对罗、谢二人进行询问或调查的材料。

经侦查,警方认为当时17岁的幼儿园保姆钱仁风有重大嫌疑,但朱梅在接受警方询问时曾称与钱仁风关系很好。

根据2013年云南省检察院复查此案的案卷材料,当年的巧家县公安局刑侦队长(案卷表述如此)刘仲清称,案发后公安及时赶到了现场,非常重视并成立了专案组,昭通市公安局也派人到现场指挥,通过前期工作排查确认钱仁风有嫌疑,但相关细节“因为事隔多年记不清了”。

对于为何未查证朱梅所说的罗、谢两嫌疑人,刘仲清的说法是:“当时作为刑侦队长,安排我做哪块工作,我就做哪块工作,其他我不清楚。当时还有专案组组长、副组长、刑侦支队领导全面统筹安排”。

该案当时的侦查人员李天福也接受了云南省检察院的询问,检察人员问李在没有相关证据情况下,是如何认定钱仁风是嫌疑人的,李的回答是:“就是根据作案时间、条件、地点、动机进行了排查。”对于是否查了罗、谢二人,李天福称“当时有好几个组,具体由小组去查,我就不知道啦”。

虽然钱仁风当庭否认投毒,法院依然认定是她作案。2002年9月3日,昭通中院一审判决认定钱仁风犯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无期徒刑。昭通中院认为,钱仁风在“星蕊宝宝园”做工期间,因认为老板对其不好,遂生报复之念,将放有灭鼠药的食品拿给该园部分幼儿食用,致一名幼儿死亡。钱仁风随后上诉,云南省高院维持了此判决。

此后,钱仁风开始了自己长达13余年的冤狱生活。

三名代签笔录的办案人员已升迁

昭通中院一审认定钱仁风犯罪的证据,主要有钱仁风在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钱仁风对投毒所用的鼠药瓶、一次性注射器及切开鼠药瓶的菜刀混合辨认的笔录,以及死亡幼儿的尸检报告、中毒幼儿的病历和毒物检验鉴定书等。

11年后的2013年5月,云南省检察院对此案立案复查,复查结论显示,上述证明钱仁风犯罪行为的主要证据,取证程序、内容存在明显瑕疵或者不合规定。

云南省检察院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显示,钱仁风当年的3份有罪供述系当年的侦查人员蒋成林、杨时毅代签,2份辨认笔录系侦查人员李天福代签,代签原因均未予说明。云南省检察院认为,上述笔录作为证据应予以排除。

2013 年8月,蒋成林、杨时毅、李天福接受检察人员的询问,笔录显示,杨时毅当时已任巧家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蒋成林为该局法制大队大队长,而李天福已是该局刑侦大队的一名中队长。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证实,杨时毅、蒋成林至今仍担任上述职务,李天福现在巧家县公安局法制大队工作,为副主任科员。

刑诉法学博士、律师毛立新表示,侦查人员代签笔录已涉嫌滥用职权犯罪,代签的笔录如果作为证据在审判中发挥了作用,导致无辜的人被判刑,那就是很重大的后果。钱仁风的代理律师杨柱认为,此案中三人代签笔录,绝对不是偶然,应已涉嫌徇私枉法犯罪。

云南省检察院的复查材料还显示,经对现有病历资料、尸体解剖报告、毒物检验报告及现场调查所取得的资料进行分析研究和甄别,鉴定技术部门出具鉴定意见认为,原案认定该案死者系毒鼠强中毒死亡的依据不足。

加上此案重要证物鼠药瓶未提取指纹,钱仁风的有罪供述存在矛盾和疑点,又没有其他合法有效证据相印证等因素,云南省检察院向云南省高院提出再审建议,认为此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原判可能存在错误,建议重新审理该案。

2015年12月,云南省高院作出再审判决,以钱仁风犯投放危险物质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由,宣判钱仁风无罪。

钱仁风获释后,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2016年7月8日,云南省高院举行的“钱仁风申请国家赔偿”听证会上,云南省高院副院长田成有当场向她鞠躬致歉。

至今未破的5次离奇失火案

 

20160726074050a723a.jpg

 

就在钱仁风和律师正与云南高院协商赔偿时,波澜又起。

7月13日,朱明华家人打电话给钱仁风现在的代理律师杨柱,称7月12日晚,朱明华在返家时,遭遇当年警方未追查的嫌疑人纠集七八人一起站在他家附近的斜坡下,这让他们感到一种威胁。

杨柱则称,他当时正在云南省高院协商钱仁风国家赔偿一事,收到消息后,他当庭写下报案情况交给云南省高院,云南省高院表示尽快交政法委。

杨柱向云南高院递交报案情况的当晚,巧家县公安局向朱明华发出询问通知书,通知书称:我局正在办理星蕊宝宝园投毒案,为查明案件事实,通知朱明华接受询问。

朱明华称,他接到通知书后去了巧家县公安局,“询问大概半个多小时,大部分是在问7月12日晚的事。”

杨柱称,询问通知书意味着警方已对当年的投毒案重新立案侦查。但目前进展如何不得而知,澎湃新闻多次就此联系云南警方,未得答复。

朱明华还说,多年来,他家遭遇了一系列的离奇火灾。

 

2016072607411330ed8.jpg

至今保留着最后一次失火的痕迹。

2002年2月初,朱家第一次无名失火,摩托车被烧毁,当月22日,幼儿园投毒案案发,钱仁风入狱后至2010年,朱家又四次莫名着火。

律师杨柱亦称,朱家最后一次着火,发生在2010年其和助手到巧家调查钱仁风案之后几天。那之后,朱家没有再修缮房屋,房间和楼递间过火后的痕迹还保留至今。

朱明华称,他发现朱家五次着火的原因相同,家里的摩托车油箱被点燃,他认为这是人为纵火,五次着火都报了案,但警方只是出警勘查了现场便再无下文。

澎湃新闻向巧家县公安局求证此事,对方以需经上级公安批准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朱明华始终认为,朱家接连遭遇投毒和纵火并非偶然,都是疑似真凶的报复行为,两案应该并案侦查。

投毒案受害者父亲:真凶呢?要给我一个说法

 

20160726074142f35b3.jpg

律师杨柱称,询问通知表明警方已对当年的投毒案重新立案侦查。

律师杨柱说,在钱仁风获得平反前,他多次和媒体记者到巧家县调查,查看朱家的火灾现场等,但朱明华都不配合。

“以前一方面担心报复,另一方面一个家庭遭受了这么多灾难,没有心气儿了。”朱明华说,现在他不怕了。

而如今,朱梅已结婚生子,仍生活在恐惧之中。“她受到的威胁比我多得多。”朱明华称。

钱仁风的平反似乎让朱明华看到了希望,他配合着一拨又一拨采访的记者,希望警方能将纵火案和投毒案并案侦查,“真凶一定会浮出水面,两案一定能完美侦破,让犯罪分子伏法,还社会一个公道,赔偿我们的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

 

侯建陆十多年来一直在菜市场卖肉,看到云南省高院副院长向钱仁风鞠躬道歉的新闻,他心里感到不平衡:“我现在心里烦得很,说不出来的滋味,你们办错了案,钱仁风坐了13年牢,你们跟钱仁风道歉,就不能给我一个道歉?我们要求并不高。你们办错了案,也是伤害我们受害者一家。”

侯建陆要求公安局缉拿真凶,给他们一个交代,还他死去的女儿一个公道。他现在已经生育了两个男孩,大的已有十二三岁。“恨了十多年的人释放了,那真凶呢,也没给我一个说法”。

侯建陆至今仍怪罪朱明华一家:“娃娃交给了他们,他们打电话给我们时娃娃已经不行了。没有责任心,有责任心的话应该抢救过来的,送晚了。”

“伤痛是不能平复的,换做任何人也是这样,好好的一个小娃娃。”侯建陆说。(来源:澎湃新闻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