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教育资讯 > 正文

纽约幼儿园园长说,我们从不提分享,却能培养高情商孩子

文章来源:新浪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8-29 09:30:40

 小D最近在放暑假,每天有更多的时间在中央公园的游乐场玩耍了。上周,她在沙坑里玩,沙坑里面有几个公用的沙铲子。一旁的两个小男孩因为其中一把铲子而争吵了起来。

  这时保姆上来制止了,对着正在玩铲子的男孩说,“你要分享,和他人分享是有教养的体现”。保姆的话音刚落,那个男孩更加誓死保卫自己手上的铲子了,而且开始用大叫来抗议。

  小D静静地看着,然后在旁边悄悄地和我说,“他不一定非要分享的,这是大家的玩具,另外一个男孩应该等待,等那个男孩玩好再玩”。没想到,她的话音刚落,我就看到一旁来了另外一个男孩,对着大叫的男孩说,“你可以不分享,但大家要轮流玩”。

  于是,这样一场小朋友纠纷在大家的“群策群力”下解决了。我后来正好坐在了刚才出主意的那个男孩妈妈旁边,就随口聊了起来,才发现她儿子和小D是一个幼儿园,比小D大一个班。

  我不禁和那个妈妈感概,难怪啊,Dorothy也说出了“不需要分享”这样“大逆不道”的话。那个妈妈也接话说,可不是嘛,估计纽约也就只有这么几家幼儿园会如此奇葩了。然后我们都会心地笑了。

  “你要分享,不能小气的”,这句话估计是每个家长和老师在孩子2岁后时常挂在嘴边的。但小D的幼儿园就很另类,当时她们的园长直接和我们家长说,在我们的课堂里,老师不会说“分享”这个词。分享应该是孩子自然选择的行为,而不是我们对于孩子的要求。我们相信这样更有利于孩子的情商培养。

  这一年,我在课堂里亲眼目睹过很多次孩子们因为玩玩具发生的冲突,老师们真的从来不说“分享”这个词,但是我也亲眼看到期末结束后,几乎每个孩子处理冲突的能力和社交技能都有了很大的进步。

  知道“我的”,更要了解“他的、大家的”

  2岁后的孩子自我意识萌芽,很多孩子开始非常清楚地划清自己的领地,什么东西都是“我的,我的”挂在嘴边。这是非常可喜的认知发展,说明孩子开始越来越清晰地认识界限,认识自己了。

  这时就需要尊重孩子的“我的”宣言,及时回应,“对的,这是你的玩具”;拿孩子东西时需要请求,“宝宝,我能拿一本你的书吗?” 但很多父母们常常忽略了,尊重是互相的,在尊重孩子界限的同时,我们也要开始让孩子理解尊重他人的界限。

  也就是从这时开始,我们要有意识地帮助孩子理解“你的、他的、大家的”。孩子乱摸家里人东西的时候,开始提醒孩子,“这是我的鞋子,你要穿的话需要询问妈妈,就像妈妈询问你的玩具一样”。在公共场所抓住机会就要强化这个概念,“这是图书馆的书,图书馆的书是大家的,每个人都可以看”。

  防止孩子“自我中心”,并不是打压孩子捍卫”我的“意识,而是需要扩大孩子的认知词汇,引入“他的、大家的”,这样他们才不会有默认“任何东西都是自己的”霸道行为。

  不用非分享,鼓励轮流玩

  我当时在课堂上看到过老师处理孩子抢玩具冲突的,对于班级共有的玩具,老师不会使用“分享”这个词,而是会提醒孩子们,“看上去你也想玩这个呢,现在Dorothy正在玩,等她玩好了,你可以接着玩。这是大家的玩具,我们需要轮流玩”。

  “分享”和“轮流玩”,看似意思接近,但育儿核心是不同的。“分享”是结果,应该是孩子发自内心的主动行为,但现在越来越多的育儿中,“分享”变成了要求,变成了教育的手段,带有太多的强迫意愿了。

  “轮流玩”陈述的是事实,而且小D幼儿园会鼓励正在玩的孩子尽情地玩,不催促,想玩多久就玩多久,直到他们自己真的玩好了,下一个孩子才可以继续玩。而不是像我们平时教育时那样,一旦父母说了“我们要分享”,就不管不顾地把孩子手上的玩具夺下,然后塞给另外一个孩子。

  园长说,孩子其实很容易满足的,只是我们经常一次一次打着“要分享”的教育名义去增加孩子的匮乏感和不安全感,不被满足的孩子就会更加拼命抓住正在拥有的东西。只有体会过真正的“拥有”,孩子才会主动分享,这样看似不分享,但恰恰养成了一批非常愿意分享的孩子。

  始终以界限为解决问题的原则

  小D的幼儿园班级是混龄的(不是蒙特梭利幼儿园),她是中班,孩子从2岁一直到5岁。老师从来不会因为孩子的年纪,而去商量说,“你更大,你分享给小妹妹吧”。每次遇到类似“分享”冲突,老师都是会回到原则上,“这是谁的玩具啊?这是我们大家的,那你要等待,等她玩好”。

  而面对孩子自己从家里带来的的玩具,老师也会引导孩子从抢夺玩具变成主动解决问题:“哦,这是Philip自己的玩具,他可以决定是否给你。我们一起来想想,可以怎么做让Philip愿意和你一起玩这个玩具呢?” 这样的简单两句话,前半句强调了物权概念的原则,后半句引发孩子思考。

  记得刚刚开学时,不少孩子都是无能为力,只会大哭大叫,“我就要玩这个,我就要玩这个!” 老师就会提供一些方法,帮助孩子一起去解决问题。

  后来一学期过去了,每个孩子似乎都都成为了谈判高手,“我看到你在玩汽车,我这里有积木,我用积木搭桥,你的汽车可以开过来”;“我今天带了一个布娃娃,你要不要和我交换玩一下呢?”,这样的对话都是出自这群5岁不到的孩子口中的。

  当然啦,并不是每次谈判都顺利的,也会有孩子因此失望大哭,这时老师就会共情陪伴,帮助孩子安抚情绪。但我观察到,大部分孩子去谈判后,无理取闹的情况少了很多,有的孩子还会耸耸肩说,“我很想玩你的玩具,但你不想和我一起玩,也可以的”,然后就自己找乐子去了。

  这也是园长一直强调的,真正的“赋能”是让孩子发现自己有能力去处理,而不是孩子想要什么,父母就去帮忙达成。处理的结果的确重要,但处理过程中让孩子找到掌控感更加关键。

  让孩子明白社会规则在哪里,同时可以自己解决问题,来化解自己的需求和规则产生的矛盾。

  记得我的小时候,大人们会夸奖孩子情商高的,都是特别懂事主动分享,大孩子会主动谦让小孩子,我就是其中之一。但说实话,今时今日让我回忆,并不是所有的情况我都是真的乐意的,但很长一段时间这似乎成为了我的条件反射,“我要大方,我必须分享”。

  工作后第一任老板就给我一个评价,你太老好人了,人和人的交往中你需要给自己建立界限。人际交往中的界限不清,得不到他人的尊重。这后来成了我工作前三年特别重要的一个改进方向。

如今,小D幼儿园教会了我这一课,让我重新反思“高情商”的定义。所谓“高情商”,并不是压抑自己情感去让其他人开心,而是可以接纳理解自己的情绪,同时可以换位思考理解他人的立场,并且可以动脑筋来寻找“双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