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医药疾病 > 正文

医声|我为什么要学医?

文章来源:寻医问药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8-01 10:26:09

  如果问医生当初为什么要学医,答案会很多。有豪气干云式的: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有曾经美好式的:工作体面,收入可观;当然就会有残酷现实之后抓心挠肝式的:当初脑子抽了才学医,又苦又累不小心还成出气筒,真不如隔壁家二傻子享清福……

  更具代表性的,不少医生从医的初衷是源于对亲人疾病的感同身受,形成了最初对医生的价值认同感。武汉协和医院血管外科主任李毅清就是这样一位典型代表。

  李毅清说自己是“亲历了缺医少药的伤痛,带着对医学的渴望和期许进了这个大门”。

  李毅清很小的时候,母亲得病,眼睛肿得发亮,当地农村的土医生告诉他们,用黄牛粪可治病。这个清贫又无助的家庭,就硬着头皮买了一头小黄牛,李毅清每天去放牛就为了收集牛粪,拿回去晒干当药引。

  但吃了不少这种“神药”,母亲的病始终不见好转,直到他稍微懂事一些,带着母亲去了大医院检查,被诊断出肾病综合征,才得到了正确治疗。

  “缺医少药”在李毅清的成长中是触目惊心的。“在农村,一个重感冒发烧,家里就开始准备后事了,生存几乎是凭自然选择。或者就是各种荒唐愚昧的治病方法,不治病反害命。”谈起这种落后他依然深感沉痛。

  这段经历也在他身上留下了永久的印记,他年轻时左手大拇指指甲被打谷机打掉了,当时把断的指甲捡起来直接安回去,用泥巴糊上就完事了,根本没有破伤风感染的概念,他新长出来的指甲都是不平整的。

  “太缺医生了!”小小的李毅清这般想着,于是下定决心将来自己要当医生,不让后代的人再经受这种无助。抱着这份对医学的渴望和期许,他以优异成绩考进了当时的武汉医学院(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然后顺利成了一名白衣天使。

  走上医生岗位,李毅清满腔热情,往医术的顶尖殿堂不断攀爬,要以此成为一名“好医生”。

  2000年,在向教授进军的过程中,他太太却查出再生障碍性贫血,在带着妻子四处求医的过程中,他从一名医生转换成一名普通病人家属,深刻体会到:即便有了技术高超的医生,患方依然是那般心酸、无奈。这个不幸的过程,让他清醒:好医生,并非技术至上。

  “医生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对患者的影响往往是自己想象不到的,当你成为他们所有的希望和寄托时,一个冷漠的表情就是火药桶。”李毅清说,医患之间本无仇恨,之所以存在矛盾对抗,很多时候就是患方无助的心理宣泄。

  而要弥合医患裂痕,他认为,打铁还需自身硬,医生除了找社会原因,也应该找找自身的原因,问问自己是否尽全力做到问心无愧了。

  “为医者好比开车,你不‘走心’就会害人又害己。”他说。当然,医生不是神,医学还有很多局限,有时候怎么努力也无法达到病人及家属,甚至医生自己所期望的治疗结局,这一点患者需要理解。

本文系寻医问药网(www.xywy.com)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