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医药疾病 > 正文

院长科普|冻卵≠冻卵巢组织

文章来源:寻医问药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7-20 10:23:08

  院长科普|冻卵和冻卵巢组织不是一回事

  眼下全民关注“生孩子那些事儿”。去年国家放开“单独二孩”,为避开“不讨喜”的羊宝宝,备孕目标定为明年的猴宝宝。近期二孩全面放开,更多人开始备孕。结果,摊上大事了!大医院产科床位爆满,住不进去了!

  作为迎接新生儿的最前沿阵地,北京妇产医院更是首当其冲,预产期在明年“五一”之前的建档已经满了。“2014‘马年’医院分娩量达17200多人,达到建院55年最高峰。从目前情况来看,想到医院建档的孕产妇也越来越多,但医院的承接能力是有限的。”北京妇产医院院长严松彪透露。

  医院严重“超载”是很现实的问题,但生孩子也不能耽误,咋办?严松彪教你怎么找到合适床位。

  就近建档最合适,遇特殊情况妇产医院铁定管

  为了应对生育潮,北京妇产医院近两年采取了诸多措施,其中最直接的就是扩充针对低体重儿、早产儿、新生儿黄疸,或自然分娩过程中脑部遭到挤压引起中枢神经系统障碍患儿的新生儿病房床位。

  今年年底,新生儿科原有26张病床将增加至60张,此外,医院还新增了很多新设备,为生育高峰保驾护航。

  北京每年出生人口20多万,仅靠妇产医院扩床位肯定不能满足需要,要是全北京约4440张产科床位全部联动,定能缓解。

  但现状却是,孕产妇就医趋向以大医院为主,因此大医院一床难求,而一二级医院床位空置却比较严重。

  “正常情况下,其实孕产妇就近建档最合适,每个月到建档医院做一次该做的孕期检查,并没有太复杂的问题。如果发现疑难问题可以转往上级医院。”严松彪倡议,分级就诊是破解生育高峰的一个途径。

  什么样的情况才适合到北京妇产医院这类三级大医院建档?

  备孕二孩的较高龄孕产妇,因为30岁以上女性怀孕生子的风险相对较大,尤其是第一胎剖宫产的女性,这些高危准妈妈可以考虑到三级妇产医院建档。

  严松彪表示,如果是普通的孕产妇,在整个怀孕期间都很正常的情况下,中末期乃至分娩时出现意外的概率较低。即便妊娠中末期出现血压升高、浮肿等严重的症状,也可以转到三级医院就诊,不用担心没床位,因为急危重症患者医院急诊是一定要接的。

  就诊环境还不够好?医院一直在努力为患者“减负”

  好不容易到北京妇产医院建完档,准妈妈们却很不满意:医院人太多,一进挂号大厅就跟进了候车厅一样,做胎心监护一等就一上午,就医体验差评!

  北京妇产医院就诊的孕产妇、妇科患者量非常大,以东院区(姚家园院区)为例,门诊楼容纳量是1000 人,实际流量却达4000-5000人,人满为患是事实。但医院为营造更好的就医环境,严松彪表示一直在为患者“减负”。

  针对采血、超声、缴费排长队的现象,医院把挂号和收费窗口打通,实行“通柜”服务,以此缓解缴费排队的压力;把中药房和西药房放一起,减少患者排队次数;核算出准妈妈从初次建档到分娩的检查次数,给建档产妇提供“套餐”服务,以一次性缴费、全程预约形式省去多次挂号、缴费等一系列麻烦。

  除了这些措施外,患者还可以通过北京妇产医院市民主页“手机官网”为就诊导航,查询医生排班记录、了解B超及胎心监护等检查进展、分时段就诊等。所以,患者没必要都挤在候诊区,只要照“规矩”来,排队队伍肯定不会那么长。
如果实在是不愿意去医院排队等候或是离北京妇产医院较远的妇产科患者,又想享受该院医疗资源该怎么办?可以选择到合作医院就诊。

  从今年1月起,北京妇产医院、北京市儿科研究所和坐落在亦庄的北京爱育华妇儿医院正式建立合作,妇产医院提供技术支持,派医生、护士、麻醉师团队到那里多领域执业,确保医疗质量,让更多人享受更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技术和环境不成熟,卵子和卵巢组织不是想冻就能冻

  要生二孩的妈妈在烦恼床位,有些人却还在“生还是不生”上纠结。生吧,还没准备好;不生吧,怕将来年纪大了后悔。能不能想啥时候生就啥时候生?

  这就不是事儿!今年年中,才女徐静蕾不是传授绝招了吗,只要不差钱,冷冻几颗卵子就OK啦!

  对此,严松彪建议立马打住!“冷冻卵子技术目前在我国还没有完全开展,可以说是一项空白,即便是一些比较“前卫”的医院也处于基础研究状态。”他表示,不但法律上不允许,技术层面也还达不到。

  那今年年初,中国首个卵巢组织冷冻库倒是落户北京妇产医院了,这难道不是冷冻卵子技术的落地吗?

  “卵巢组织冻存和卵子冻存完全不是一回事!”严松彪严肃指出,卵子冻存是剥离了生殖功能,卵巢组织冻存既保证了生殖功能,也保证了女性内分泌功能。

  严松彪强调:“卵巢组织必须在医疗过程中,基于患者医疗需求,完全由医生来作判定,决不允许个人随意冻存。”
比如一位正处生育年龄的年轻女性,尚未孕育孩子,但却发现得了乳腺癌,手术尤其是放化疗会对卵巢造成严重影响,导致卵巢早衰,使其失去生育功能。

  “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可以在她放化疗之前从卵巢上取一小块组织,在超低温状态下冷冻起来,等她康复后再移植回去。”严松彪解释。即便取卵巢组织冷冻了,也并不代表这个过程完全落地。

  组织冻存仅是第一步,移植是第二步。只有移植成功,患者重新恢复生育功能,才意味着成功。

  严松彪介绍,德国已经有60多个宝宝借助该项技术诞生,但我国还没有达到这个程度,目前仍停留在第一步——卵巢组织冻存和解冻成功,后续的手术移植、生育功能恢复这两步难度非常大,需要国家从相关法律法规上予以规范,包括从伦理上进行论证。

  因此,不论是冷冻卵子还是冷冻卵巢组织,不是你想冻就能冻的,关键在于目前我们尚不具备这样的技术条件和社会环境,所以不能抱着不差钱的心态,而被一些机构忽悠。

  专家简介:

  严松彪:主任医师,教授,现任北京妇产医院院长。心血管介入专家,主要从事心血管内科、心律失常及高血压、冠心病、瓣膜病、心功能不全等各种心血管疾病的诊断和治疗。特别擅长急性冠脉综合征的诊断和治疗。

本文系寻医问药网(www.xywy.com)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所有内容并不反映任何莱芜信息港的意见与观点。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