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创富故事 > 正文

任正非的少年创伤记忆:饥饿与分享

文章来源: i黑马(北京)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2-07 10:34:18

1

2001年,任正非写就一篇“口水话”散文——《我的父亲母亲》。华为创立27年的全部思想与实践的源头都可以从中寻出脉络。而“饥饿”的印迹,在这篇散文处处可见。

在56岁的任正非的心底,20世纪60年代的大饥荒留给他的最深刻的画面,是每天早上母亲塞在他手中的一块玉米饼,而这是“从父母和弟妹口中抠出来的”;每到月末几天,母亲四处去向他人借两三元人民币,以度九口之家断顿的饥荒;两三人合盖一床被子,而被单下面是稻草;大热天从没穿过衬衣,总是穿着厚厚的衣服,因为家中没有换季的衣服……

饥饿感,是留存于经历过长期忍饥挨饿年代的一代人的共同记忆,从而形成了一些人或多或少的“少年创伤记忆”,这种积淀无疑会对每个成长中的个人性格、人格构成或深或浅、或多或少的影响。

有学者以观察而非实证的判断,得出假定性结论:饥饿带来的心理创伤,使20世纪40年代至60年代出生的人,普遍对“短缺”恐惧,而当这种恐惧或焦虑遇到释放的机会,便会衍生出普遍的贪婪,对具象的财富、抽象的权力、功名心等的超限的渴望。学者举例:你看50岁至70岁这些人多数在饭桌上的表现,一是点菜多,不管人多人少都是一大桌,二是大都狼吞虎咽,吃饭速度快……他们的走路也都是急匆匆的,少一些从容不迫……

任正非无疑是贪婪的。2007的某一天,当他在听取日本代表处代表阎立大汇报代表处业绩时,颇不耐烦地说:“我不想听这些,我要的是整个世界!”

中国过往30年的经济腾飞,正是基于两代人巨大的饥饿感和由此催生出的狂热而狂大的冒险精神、进取精神,这既成就了一批卓越的各领域的精英领袖、企业家,也奠定了国家的强大实力。当然也有诸多的冒险者毁于贪婪的失度与失控。

对任正非来说,巨大的贪婪心仅是其个性特质的一极,与之对冲乃至于对立的另一极则是:对个人和整个组织欲望的节制,或者共享。华为的劳动者普遍持股制、“深淘滩,低作堰”的经营与管理理念、与友商共建全球商业生态平衡的竞争合作观等,无不体现了一种强大的理性认知与把控。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