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创富故事 > 正文

从罗永浩到罗振宇:他们如何成为了罗十亿

文章来源:IT时代周刊(北京)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9-21 09:44:10

1

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成了又一个“罗十亿”,罗辑思维获得B轮融资,虽然很莫名其妙地只公布了估值13.2亿元。

就在同昨天,另一个手机圈的“罗十亿”,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在北展剧场以一场“文艺青年”聚会的名义,推出了其文青版坚果手机。

社群经济造就两个“罗十亿”

这两个“罗十亿”的创业项目,虽然方向上存在极大的差异,一个从知识分享社区,发展为图书电商;一个从手机厂商,发展成为卖文艺、卖手机壳的“情怀贩子”。本质上,都是一种互联网模式下,社群经济的最好案例。

只是不同之处在于,承载罗辑思维社群的是罗辑思维视频和微信公众号,而承载罗永浩锤子手机的是除了看得见的微博、微信,还有罗永浩本人所积聚的互联网用户群体。

罗永浩:不只是卖手机那么简单

通过奋不顾身投身手机行业3年,罗永浩已经让锤子科技从0起步,做到了估值26亿元。现在能继续吹大这个故事的,不仅仅是手机,还有包裹在“情怀”和“文艺”之下的更广泛的商业玩法,通过昨晚罗永浩的演讲,可以看到其中的关键。

其实,和罗振宇的做法也有相通之处:

1、罗永浩认为之所以要做文艺青年的生意,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向MUJI(无印良品)这种卖生活方式的企业学习。于是意外地找到了一个小的方向,推出坚果手机的情怀外壳,对普通人可能不是很重要,但对文艺青年来说,就非常重要。

虽然罗永浩在一个劲地强调这一做法的小众,但很明显,锤子科技对此的考量一方面是让文艺气质能增添到产品品牌本身;另一方面,不管是不是文艺青年,对用户来说,对有那么一点文艺气质的东西自然不会排斥,还会增加新鲜感,所以这门打着小众文艺青年的生意实在并不小众。

2、新玩法,和艺术社区合作。对“文艺”的玩法,显然不仅仅是7种不同颜色的手机外壳能够概括。当罗永浩搬出和两个艺术家社区Astand、艺集网以及个人艺术家袁贝贝合作相印外壳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这条路可想象的空间远没有这么简单。所以,随后其又提出了印有左小诅咒、李志等一批民谣歌手标志形象图案的外壳。

所以当时我就感叹,当雷军将小米的MIUI主题做成一门生意的时候,罗永浩也已经把手机壳做成了一门不小的生意。这一做法,和罗振宇与出版社合作推出爆品图书又有什么不同呢?这一做法,还非常取巧地将MOTO Maker这种费力不讨好的手机定制玩法,以一种更粗暴的方式实现了。

3、众筹,这才是价值所在。罗永浩虽然不断调侃,以自己的“企业家”身份为所有跳票、出尔反尔当挡箭牌,但你能看到罗永浩商业嗅觉的灵敏。典型例子是,这次罗永浩把卖情怀手机壳的事情和“众筹”结合起来了。一直以来在智能硬件领域,众筹已经演变为一个广告和预售平台。“众筹”的本质,市场预判的价值并没体现出来,这次罗永浩打算在京东众筹做情怀手机壳的销售,根据众筹的反馈来决定产量。

罗永浩打算把卖手机壳这件事做到多大?从他说已经购置了相关打印设备,准备“自己开一个小厂”的说法看,是真当真了;而支撑这个想法和行动的前提则是前面坚果手机发售后,几款定制外壳的发售情况——据说最畅销的老友记开播纪念版外壳已经增产几千片,仍然销售一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