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创富故事 > 正文

罗永浩和锤子的蜕变:从孤独到入手机江湖

文章来源:腾讯科技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9-21 09:43:34

1

罗永浩变了。

最直观的变化是更胖了。作为锤子科技CEO,因为忙于工作又缺乏时间锻炼,加班还时不时夜宵,罗永浩的体重直线上升,已经突破了200斤。

此外,“他对世界的认知变了,他的眼界更开了。”锤子科技CTO钱晨告诉腾讯科技,罗永浩此前最大的问题,是他对外的要求很高,从不让步,因此造成各种各样的痛苦。

手机行业并不像罗永浩想象的那么简单。去年,锤子科技在Smartisan T1手机发布以后,罗永浩和他的团队在供应链、舆论公关等方面遭遇了很大挑战。

“外界对我们有太多的误解。”一名锤子科技内部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很多人都以为T1不过就是罗永浩随便拉着十几个“街头小混混”做出的贴牌机。

与此同时,罗永浩在此之前攒下的仇恨也在这一刻找到最佳的爆发机会, 对锤子的吐槽之声铺天盖地而来。“很多人甚至都没有使用过T1,完全是处于对老罗个人嚣张气焰的不满。”上述人士说,由于罗永浩个人色彩过于突出,容易导致整个公司的命运都受其牵连。

随之,锤子科技不得不在对外策略上发生转变。罗永浩的微博也转交给了锤子科技公关部审核,从此炮轰友商的微博不再出现,他本人也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

最大的危机在于,T1手机在供应链和产能方面遇到了很严重的问题,导致销量远不及预期,甚至差点资金链断裂。关键时刻,公司CFO为T1手机定了产能,并让“钱打滚”了十几个来回,才让公司活了过来。

因为在T1上交了太多学费,罗永浩在做千元机坚果时,开始为供应链管理寻找可靠解决途径,并开始和手机圈产业链和行业人士频繁接触。

“老罗做T1的时候,是孤胆英雄式的,那时行业里并没有很多他的朋友。”钱晨向腾讯科技表示,如今的罗永浩在手机行业里已不再孤独,而成为这个行业的一分子。

除了手机之外,锤子也将目光对准了其他智能手机,VR成为锤子的选择。据悉,锤子目前也在招聘VR相关的员工。

若锤子科技以挂牌新三板为目标,则挂牌之路不会有太多坎坷,VR产业也恰合时宜地可以为挂牌后的锤子科技带来价值提升。

活下来最重要

在T1发布4个月后的2014年9月份,锤子科技开始着手打造一款定位千元机的新品牌坚果手机。

罗永浩曾号称专为“城市精英,中产阶级里面偏感性、偏文艺,在意生活品质和品位的人”做手机,不过,定价899元起的坚果手机已经与这一定位的人群相去甚远。

坚果手机无论从价格定位,还是主打塑料材质、取消物理按键,都是罗永浩这位曾经的“理想主义者”做出的妥协。在从文青向商人再到企业家转变的过程中,罗永浩放弃了很多自己曾死死坚守的“原则”。

“经营一家企业,它的市场格局如何,作为CEO必须要面对现实,为企业未来负责。”

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向腾讯科技表示,老罗最早是挺文青,但如果锤子的品牌只是限于一小部分人,然后不能推广到更多的人,这对企业的发展是很不利的。

从T1的拒绝预装到坚果开始与大象公会、名片全能王和触宝等建立合作,罗永浩已经做出了让步。预装软件主要是出于商业的考虑,毕竟,锤子不希望自己亏钱卖坚果手机。

李剑叶表示,一开始要做坚果手机时,内部对更廉价的产品难以接受,“因为坚果是一个千元机,我们一开始一直是想做定价在两千元左右的新机。”

坚果手机的目标售价由1500元一直在往下调,最终16GB售价899元、32GB售价999元确定于今年5月左右。罗永浩曾对坚果手机的售价十分纠结,不过由于1500元这一价格比较尴尬,最终他还是做了妥协。

“这个价格,看出老罗还像一个企业家,要不然,一任性又完了。”钱晨如此调侃说。

“坚果的定价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拍脑门的事,是一个在‘江湖里’互相沟通的结果。有我们,也有帮我们做销售的人。”

钱晨告诉腾讯科技,坚果手机是在充分讨论的基础上才最终确定一个价格平衡点,价格确定以后,发现很偶然地跟899元的红米“撞衫”了。

无论是红米、荣耀还是魅蓝,千元机都是目前最好走量的手机。“很多人认为软件一定挣钱,但必须先考虑客户的基本数。”钱晨说,罗永浩也是因为认同了这一点,才用这个价位去扩充客户数。

锤子科技此前在供应链上栽了大跟头,为了避免悲剧的重演,坚果手机发布会延时了一个月,以提前保证10万台左右的供货量。此外,坚果手机的“情怀”背壳因为对2D和3D打印的要求高,以及供应商同时要面对多个厂商,无法保证产能,这让罗永浩十分苦恼。为了提高执行效率,锤子科技接下来打算设立自己的小加工厂,让自己的团队来生产“情怀”背壳。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