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创富故事 > 正文

大龙网创始人冯剑峰:19年三段创业史“走遍世界”

文章来源:华龙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9-21 09:44:46

1

冯剑峰身上的性格色彩很丰富,向往自由,不受束缚,却又能在关键结点上做到安分、归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很吻合时下流行的互联网精神。前两段人生造就了一个名利双收的冯剑峰;第三段人生中,面对跨境电商行业风起云涌,冯剑峰还能带领大龙网实现绝地一击么?

提读1:更加重要的是,上个世纪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那场席卷全球的互联网泡沫,第一次将互联网从神坛宝座上拉了下来。整个欧美地区的互联网产业一片哀鸿。

提读2:所谓朝圣,无非就是宗教信徒朝拜圣地的旅程,以寻求心灵的慰藉。对于冯剑峰而言,这次硅谷之行也让他找到了日后事业的发展方向。更加重要的是,过去十几年一直不安于现状的冯剑峰终于归一,一干就是5年。

提读3:冯剑峰认为:B2C模式绕开了对方国家贸易商和进口商的环节,直接将贸易链条伸进了国外家庭,而且不用向对方国家缴税。这种方式实际上已经冲击了对方国家的经济利益。他心头一紧,该换条路了。

提读4:不难看出,调整了战略方向的大龙网在重新定位自己:从一个行业角逐者逐渐成为了服务提供商。这就好比一个处在职业生涯黄金期的赛车手,摇身一变成为了领航员。

提读5:首战告捷,冯剑峰并无太多兴奋。因为物流属于后勤层面,大龙网在战略层面的打法更为重要:B2B到底该怎么玩?

连日的降雨,让寂了很久的嘉陵江一片奔腾,远远望去,颇为壮观。冯剑峰站在阳台上,被摄影记者指挥着摆出了一个凭栏远眺的造型。他很入戏,一遍过。

之前的背景物,是他办公室里的一个牛雕像。牛身镶金,眼睛瞪得锃圆,蹄子扬起,呈飞奔状。冯剑峰面露难色,“太高调了,传出去怕影响不好。”

这是8月18日上午。此时距离冯剑峰空降重庆,已经过去了整整10年。10年的时间足以让冯剑峰变得更加沉稳和谨慎。

联想到他所处的跨境电商行业,谨慎是有道理的。2010年,冯剑峰在重庆创办大龙网,开始涉足跨境电商行业。2014年,大龙网平台交易流水约220亿元,成为可以抗衡阿里的速卖通、兰亭集势和敦煌网的行业巨头之一。

另外一方面,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进出口总额达到4.14万亿美元。其中,跨境电商进出口交易额仅为3.1万亿人民币,占比12.1%。这是一个巨大的风口,也是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蓝海。

冯剑峰一直觉得,这个行业正处在爆发的前夕。在这个时间点上,谁都不愿意过早暴露自己,成为众矢之的。所以,他宁愿低调。毕竟,在信息无限畅通的现代社会,低调可以在最大程度上保护自己和大龙网。

低调也符合外界对冯剑峰一贯的评价。但骨子里,他是一个不安分的人。

1996年,冯剑峰在北京第一次创业做IP电话,两年之后即占据了当时70%的市场份额;2002年,他转战加拿大,开始从事软件开发销售,“订单数经常以秒计算”,赚得盆满钵满;2004年,他移军上海进入游戏行业,建立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IGXE,再次大获丰收。

如果算上2008年~2009年他在美国创业生涯,短短13年间,冯剑峰的足迹踏遍了4个国家的8个地区。连他自己都觉得一直在闯荡,“挺对不起父母。”

他说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一直向往诗情画意的生活。于是,他买下了加拿大的一个岛,准备每天钓钓鱼,养老。但“与世隔绝”两年之后,他发现自己与社会脱节了,遂再度出山。

他酷爱极限运动,登山、越野、潜水,无所不爱。甚至在大龙网的一楼,他还组建了一支摩托车队,十几台价值不菲的摩托车依次排列,蔚为壮观。

不安现状、闯荡、谨慎、充满激情……各种看似不和谐的性格因素将冯剑峰冲刷成为了一个矛盾综合体。前10年,他几度创业,且无一失手;如今,面对风起云涌、群雄逐鹿的跨境电商行业,他还能攻无不克吗?

上篇:顺势的逻辑

从1996年到2009年,冯剑峰一直处于“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节奏中。

这段长达13年的闯荡之旅,实际上也是冯剑峰在寻找自我追求的过程。他不断跨界,又不断在新的领域中建功立业。如今的他在总结这段经历时说,“只有顺势而为,才能获得与我想做的事相匹配的各种资源和帮助。”

学建筑的程序员

冯剑峰双手把着吉普车方向盘,两只眼睛雷达似得不断左右搜寻。对于他来说,北京太大了,想要把货物按时送到并非易事。

这是1996年。刚刚放弃了国家航天部工作的冯剑峰创办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公司——北京贝尔特克科技有限公司,主营IP电话。由于现金流极度紧张,他不得不开车出去拉货,赚钱发工资。

这段经历后来被媒体演绎成为了“冯剑峰当过出租车司机”、“冯剑峰曾在工地上干活”等诸多桥段。他哭笑不得,到后来索性直接中断了与媒体的接触。这是后话。

做网络电话,这在当时是一个十分大胆又超前的决定。一方面,1996年的中国,互联网才刚刚兴起,用户意识接近于0;另一方面,电信行业历来都是国家战略产业,想要从中分得一杯羹,风险极大,随时都有可能夭折。

风险越大,意味着背后的机会也就越大。“当时中国到美国的国际长途话费每分钟要15~20元,高得吓人。很多人根本无力承担。”

冯剑峰还是决定顺势切入。“我们当时做的IP电话有点类似于现在的Skype,不过我们做的是硬件。我们买了一个服务器,通过ITXC亚洲中心接入,然后做个计费系统,印电话卡出售,就跟现在电信的电话卡一样。”

由于是新兴技术,加上通讯成本的大幅降低,冯剑峰的IP电话很快在市场上引起了反响,并在1997年进军上海。最多的时候,贝尔特克占据了当时市场70%的份额。

值得一提的是,冯剑峰也因此成为国内第一个做网络电话的人。但是很快,1998年,这个项目因为国家不允许民企进入通信行业而夭折。

冯剑峰并未将这次夭折当成挫折。他在反思,“为什么这么好的项目还会被暂停?”反思之余,他接受了大学老师的邀请,准备去日本早稻田大学继续深造。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本来对日语一窍不通的冯剑峰两个月之内就考到了日语中级。这吓坏了他身边的人。大家都很佩服他的聪明劲。

冯剑峰确实很聪明。1995年,他被分配到国家航天部工作。但是这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并未让他心生多少留恋,吸引他的反而是刚刚兴起的互联网技术。他一边工作,一边买来教材自学编程。半年之后,他已经成了编程高手。这也奠定了他迄今为止的工作轨道。

在日本留学期间,冯剑峰成绩优异,并很快被新加坡一家公司相中。他提前终止学业,飞赴新加坡,当起了程序员。上班之余,他自己建立了社交网站Aimoo。巅峰时期,这家网站的流量常年位居全美流量前列。冯剑峰从广告中获得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其工资收入。

但是真正让冯剑峰体验到赚钱这个世俗快感的,却是在接下来的2002年。

超人

冯剑峰自小深受儒家思想的熏陶。久而久之,他成为了一个极强的理想主义者,向往诗情画意的生活。2002年,冯剑峰远赴加拿大,再次过上了一边留学、一边创业的生活。这段经历和他当年在北京的生活十分相似,唯一的不同在于,国外有更加宽松的创业环境以及更加多元的文化背景。

比如,和冯剑峰同班的有来自俄罗斯和以色列的同学。从他们的口中,冯剑峰得知,这两个国家的软件开发其实一直很强大,只是由于特殊原因,无法传播到欧美罢了。

更加重要的是,上个世纪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那场席卷全球的互联网泡沫,第一次将互联网从神坛宝座上拉了下来。整个欧美地区的互联网产业一片哀鸿。

于是,冯剑峰马上开发出了Global Shareware网站,专门负责从俄罗斯和以色列地区收购软件,然后转手卖给欧美客户。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冯剑峰第一次涉足跨境贸易行业。

那段时间的冯剑峰简直就是个超人,整个网站的订单、发货、售后和维护都是一个人在做,但他乐此不疲。

虽然这个网站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但战绩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包括冯剑峰本人。“生意太好了,基本上订单都可以以秒来计算。”此后的两年半时间,这个网站霸占了全美软件交易平台的第一名。

巅峰时候,这两个网站的月交易额能达到300万美元。按照行业最低15%的提成计算,冯剑峰的月收入就有45万美元。而当时美国中产阶级的收入标准,为年收入13万美元。

当时有多疯狂?后来,冯剑峰准备买岛,银行需要资质,他没有。“干脆这样,我给你看下我一天的订单记录。”半个小时后,冯剑峰带着厚厚一本订单记录出现在了银行,对方二话没说,批了。

买了下岛,冯剑峰如愿过上了诗情画意的生活,每天只有钓钓鱼,喝喝茶,一时好不惬意。

这样的生活过了两年,冯剑峰突然发现,自己与社会脱钩了,甚至连说话的人都找不到。一天,他终于看见有人在岛上钓鱼了,而且是亚洲面孔。他兴冲冲地跑过去,对着对方噼里啪啦说了5分钟。对方等他说完,很礼貌地说了句:“Sorry,I’m from Cambodia.(不好意思,我是柬埔寨人。)”

被外界遗忘的冯剑峰决定还是重回社会。同年,他在网上号召全美华人召开互联网大会。他在会场提出了一个疑问:为什么在国际软件界没有中国人?当时回答很刻薄:“中国盗版现象严重,因此无法出现好的产品。”

这句话深深刺激了有强烈民族情怀的冯剑峰。他并不服气。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